お酒とタバスコ

IDOLiSH7/逢坂壮五/有大壮(25)粮可以吃下三碗饭/偶尔化身“二阶堂大和为什么这么苏bot”

【idolish7】【25】家族になろうよ(2・完)

前文:(1)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lofter上的小伙伴们新年快乐!新一年的愿望是能够继续为没啥人的冷西皮添砖加瓦www,希望今后三部以及后续展开会有更多的糖,也有更多人能够知道25的好(比哈特)



回程的车内,弥漫着不自然的沉默。

大和瞥了一眼副驾驶座的壮五。

不知何时他摇下了车窗,正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景。

晚风轻轻拂过他银白的发丝,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侧脸似乎沾染着些许落寞。

 

车停在了红灯前。

“啊”的一声,邻座传来小小的惊呼。

“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壮五慌忙转过了视线。

并没有理会这拙劣的掩饰,大和望向另一侧的车窗外——

街角小小的神社门口人头攒动,火红的灯笼和林立的屋台,似乎是在举办夏日祭。

已经晚夏时节,没想到竟然还有地方在办夏日祭。

“想去吗?”大和看了眼时间,“应该还早”

“可以吗?”壮五透露出些许期待和不安的眼神。

“当然可以啦,都说好了今天要奉陪到底的。”

或许是为了打破车内落寞的空气,或许是因为刚才超市的一幕而感到内疚,大和装作若无其事的露出微笑。

“不过先说好,お兄さん今天很累,就陪你逛逛,需要做大动作的项目我就pass了”

“恩!我一定不会给大和さん添麻烦的!”

看着表情略微晴朗起来的壮五,大和松了口气,像安慰孩子一样,轻轻拍了下壮五的脑袋。

 “好嘞,那就走吧!”

 

 

“啊……果然,这种场合和我一起逛,也没什么意思吧……”

和大和并排走在夏日祭的小径上,突然莫名有些泄气的壮五轻声说到。

“你在道什么歉呢,お兄さん也是很久没来夏日祭了,久违的感受下这气氛嘛”

大和故作轻松的语调。

“据说今天也是这片地区最后一次夏日祭了吧,就当夏天最后再放纵下也行……看看这些屋台摊位,棉花糖,炒面,刨冰,还真是定番项目呢”

正说着,忽然远处传来了欢呼声。

两人循声望去。

“噢,那里有捞金鱼呢!”

“捞金鱼是?”壮五露出困惑的眼神。

“喂喂不是吧?天下的FSC贵公子,以前过的是什么生活啊,你不会连捞金鱼都没见过吧?!”

大和一脸问号,用看珍稀生物般的眼神打量起了壮五。

“抱歉,一直听说过,但是从来,没见过……”

壮五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语气细若游丝。

虽然不知道壮五在沮丧些什么,但是这样子却莫名有点可爱。大和忍不住嘴角上扬。

“真拿你没办法,难得来了那お兄さん陪你去看一眼吧——”

不由分说一把拉起壮五,钻进了人群中。

 

捞金鱼的摊位前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大和拉着壮五避开了人群拥挤处走到了摊位的角落。

一个看着7、8岁的小男孩正拿着小小的鱼网屏息凝视着水面。

下个瞬间他将鱼网浸入水中,灵活地抄起了一条红色的金鱼。

可眼看大功告成时,鱼网没经住鱼的跳动破了一个洞,金鱼一下落回了水盆里。

 “小朋友啊,太可惜了,就差一点。还要再追加一次吗?”看摊位的老爷爷上前问到。

“要!我一定要捞到这条!”男孩站起来拍了拍裤脚。

“啊,不过我钱不够了,爷爷您等等我去问妈妈要些零钱来!”说话间一溜烟的跑走了。

“看来没那么容易啊……”壮五看了看男孩刚才用过的鱼网,“感觉网很薄,鱼动一下就会破”

“ソウ要试下吗?”

“可,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啊,难得来了就试一下吧?老板,麻烦来一次”

大和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百元硬币丢给了老板。

“好嘞!”老板接过硬币,递给大和一枚鱼网和接鱼用的小碗。

接过道具准备递给壮五时,壮五却摇了摇头。

“要不大和さん先示范下给我看下可以吗?”

“诶,不要啦!刚说好お兄さん什么项目都不参加的呢?”

“可是,我一上来就捞肯定会把网搞破的,这样什么都没捞到,大和さん的心意就浪费了"

壮五沮丧地看看鱼池又看看小男孩刚才用破了摆在一边的鱼网。

“至少大和さん你先捞一条吧,麻烦你了……”

“唉,拿你这个死脑筋没办法……好吧,那お兄さん只表演一次,你看好了”

捞个金鱼还如此凝重,真的是ソウ的作风。大和苦笑着蹲下,拿好道具摆开姿势,凝视水面。

不一会儿,一条红白相间的金鱼轻轻滑入了碗里,鱼网完好无损。

“好厉害!”壮五忍不住鼓起了掌。

“嘛,也没有多难,找好角度就行了”大和站起来递过了道具。

 

 “是这个角度吗?”

开始了各种摸索的壮五,时不时不安地回头征求大和的意见。

“恩……不对不对,还是有点斜。ソウ你太紧张了,放松点就好”

然而姿势紧绷的壮五似乎总也找不准鱼网下水的时机。

看着眼前人如此的犹豫不决,大和有些着急地蹲了下来凑了过去,忍不住从后面一把抓住壮五的手,开始手把手的教学。

“应该是这样——”

大和突然接近的举动让壮五吓了一跳。

“等,等下……大和さん,那个,我,我知道了——“

慌乱地向前倾斜身体,试图挣脱开自己的壮五,让大和也意识到了眼前的状况。

“太,太近了……”

壮五满脸通红表示抗议。

大和慌忙松开紧握的手,默默别到身后,假装没事一般顺势站了起来。

“咳……那什么,总,总之,你加油……”

抹了把头上的细汗,大和庆幸还好眼前人的注意力回到了鱼池,才没暴露自己脸上也升腾起的红晕。

 

几分钟后,大和提着小小的水袋和壮五走回了夏日祭的主干道。

“没想到ソウ你这么冷静的人,捞起金鱼来也挺狠的。没见过这么凶残的把网搞破还能靠边上那么一点纸捞到鱼的,お兄さん眼镜都要惊掉了”

“诶,很奇怪吗?我一直以为大家都会这样?大和さん不也是这么捞起来的吗?”壮五不解地歪了歪头。

“不不不,ソウ你比较厉害,真的……鱼没有吓死也是万幸。赶紧拿好别一会鱼都吓跑了……”

大和坏笑着提起了手里小小的塑料袋在壮五面前晃了晃,两条小金鱼悠然地在其中游动着。

 “大和さん你就笑话我吧——”

壮五悻悻接过了袋子。

 

“——不是都说了只捞1次,捞不到就算了吗?”

 “妈妈讨厌你!!”

“好了好了,你也少说孩子两句……”

路边站着的一家三口似乎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只见扯着母亲袖口的小男孩眼里闪着泪光。

“——你闭嘴,你管过孩子什么了,总是老晚不回家也不告诉我去哪儿,你有什么资格过问!?你说说我们这样还像一家人吗?”

男孩的母亲突然语气激烈,指着自己的丈夫责备起来。

“喂,我这不是抽出宝贵的休假陪你们出来逛了,少说两句不行吗?”

“呜呜……不要吵了……”

看见父母为了自己争执,男孩瞬间哭了起来。

“我不捞了,不捞了……”

 

“啊,这是刚才那个捞金鱼的孩子”看到男孩的一瞬间,壮五停下了脚步。

大和叹了口气。

“喂,ソウ,别人家的家务事就不要多过问了吧?”

然而壮五并没有理会大和,默默地走上前去弯下腰,把装金鱼的水袋递到了男孩面前。

“那个,这是我们刚才捞的,因为住集体宿舍也不方便养,如果不介意的话送给你养好吗?”

男孩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了眼壮五又看了眼自己母亲。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

看见壮五的一瞬间,男孩的母亲礼貌性地舒缓了语气,“再说他也是随口说说的,不是真的想要——”

“我,我其实是想……”听了母亲的说辞男孩急得解释了起来,

“——是想捞两条金鱼送给爸爸妈妈……希望你们……能不再天天吵架了……”

男孩意外的发言让母亲一时语塞,尴尬地看了眼自己的丈夫。

 

 壮五微笑着再次递过了水袋。

“你真的很有孝心呢,连我都没办法做到这样,那就别客气快收下吧!”

男孩迟疑着接过了水袋。

“那快和人家大哥哥道谢啊,快……“男孩的母亲轻轻拍了拍男孩脑袋。

“谢谢您啊,孩子不太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谢谢你,大哥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们的”

“没事的”

壮五直起身,目送着一家三口消失在人群之中。

 

 

“大和さん,久等了”

跑回路边,一直等着壮五的大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

“啊,好累……”

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大和沉默着走向了夏日祭会场的另一头。

“大和さん,你这是去哪?车不是停在这里的!”

快步跟上大和的壮五有些不知所措。

 

“啊,没事,大概是刚才捞金鱼捞得太努力,以至于我现在都有些累了……要不就休息下,你看那里有个公园,可以坐一会儿”

“可是大家还等着回去一起吃晚饭呢……”壮五不解地嘟囔着,“而且你不是只捞了一下吗……?”

“有什么关系,休息下嘛……”

大和径直走向了公园的长椅。

于是无奈的壮五也只好走了过去,默默地坐在了他身边。

 

“其实很开心呢……”

沉默了片刻,大和突然说道。

这唐突的感叹让壮五愣了一下。

“……啊,是说夏日祭吗?”

“恩,不如说是夏日祭的回忆……”

摸不清大和的想法,壮五小心地接过话头。

“看大和さん捞金鱼如此熟练,看来以前也经常来玩吧?”

“嘛,算是吧,那时候常常会和家人一起来——”

“那真的好羡慕啊。我家从来就没有带我来过这种夏日祭。家里人总说这种场合都是胡闹,浪费时间…”

看着流露出艳羡眼神的壮五,大和叹了口气。

“怎么说呢,童年那几次夏日祭在我心中确实是不错的回忆——”

“虽然,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回忆了……所以没什么好羡慕的。”

大和苦笑了下。

“不过这么想来,我也算曾经幸福过呢……”

过去式的自言自语,让空气瞬间陷入了沉默。

壮五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低下头,看着晚风吹起地上的沙粒。

 

出乎意料的是,大和自己主动打破了这略显漫长的沉默。

“ソウ,不想知道吗,为什么我以前从来不提起自己家人的事。”

壮五吃惊地抬起头。

“虽,虽然有点在意……但是,大和さん不想说的话,我也并不打算主动问……”

生怕触到那看不清的雷区,壮五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因为我也是和家人有着复杂过去的人——所以,大概能明白这种心情吧……”

 

听完壮五的话,大和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那侧脸的表情流露出些许寂寞或者伤感,亦或是还有些其他什么情感。

壮五看不透,只觉得今天的大和,有些陌生,有些心疼。

让人看着无法放着不管。

 

“——也许,大和さん还有无法完全信任我的地方吧……”

壮五轻轻点了点头,强行挤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更加努力,等到大和さん愿意说的那一天为止……”

 

“ソウ,我不是不信任你”

看着为了自己而强颜欢笑的壮五,大和长久以来压抑的自我厌恶感,忽然都涌上心头。

“只是……我是个特别差劲的人……”

“如果现在和你说了实话,也许你心目中的お兄さん形象就会崩塌吧。因为我是个如此自私的人,我甚至拒绝你们触碰到哪怕一点点我的内心深处——”

 

“所以,这样的我,没有资格,成为你们的家人”

 

“等下,大和さん,不是的——”

壮五想要反驳什么,却被大和用更大的声音盖过。

“家人意味着坦诚相待,意味着着无条件的关爱,而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这样做……”

“所以,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也许哪天你们会突然发现,我背叛了你们也说不定” 

“怎么样,这样烂透了的お兄さん,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

大和苦笑着,用戏谑而自虐的口吻,强行结束了这冲动的对话。


然而,冲动的代价是无尽的懊悔,今天的大和,已是第二次体会到这点。

——啊啊,说出来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

为什么面对ソウ,自己总是找不到平时从容的步调,明明一个简单的玩笑就能敷衍过去,为什么对他却说了这么多。

他一定很吃惊吧,一定觉得我很可怕吧……

——我这个傻瓜到底在干什么……

 

——好想逃走……

 

这么想着,大和故作镇定地抬了抬镜框,假装没事似地准备站起身。

但下个瞬间,他的右手被温热的双手抓过,力气如此之大,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便一下坐了回去。

 

眼前是从来没见过的,壮五认真而坚定的神情。

“大和さん,不是的,你一点也不了解你自己!!!”

 耳中是从来没听过的激动的声音。

“不要再菲薄自己了,真的——”

 

壮五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在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地方,注视着自己。 

“这么说着自己很差劲的大和さん,其实,比谁都在乎着i7的大家不是吗!”

 

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懵了,大和再也装不出平日游刃有余的样子,只得支吾着回答。

“ソウ,你,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壮五拼命地摇头。

“没有,我相信大和さん!因为自己无数次迷茫踌躇的时候,是大和さん总在不经意间给我指点,让我依靠。对其他年下的成员也好,总是默默的关心和照顾,这些怎么会有假?”

“——虽然无法分担大和さん背负的过去,只能看着这样的大和さん自己却无能为力,甚至经常因为无法了解大和さん的内心所想而感觉有些寂寞……”

“但是,包括这份寂寞在内,我都会全部接受,因为大和さん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成员,队长,还有——”

 

“家人”

 

换作是平时,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却在那一瞬间脱口而出。

壮五自己都觉得惊讶,一向沉稳平静的自己,会因为大和而变的这么热血激昂。

 

晚夏时节,公园内还残留着些许白天时的热气没有消散,壮五脸颊微红,紧握着大和的手。


大和忽然觉得,周身时间的流逝在那一刻停顿了一下,然后猛地恢复了原样。

只是自己心中那坚硬而固执的东西,似乎被戳碎了一个小角,露出了一点罅隙。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带着一丝无奈地,大和用左手挠了挠自己的头。

“嘛,随你怎么想吧,お兄さん可真的没你脑内想的这么伟岸高尚唉……”

转开头避开那依旧灼热的视线,大和假装皱起眉头。

“还有那个,ソウ,我手被你握得有点痛了……能行行好放开一下吗?”

 

“诶!?”

壮五慌忙放开了大和的手,这下他微红的脸似乎更红了。

“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非常抱歉————!”

在壮五几乎要土下座的时候,大和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现在没事啦!从没看见过这么热血的ソウ,我都吓了一跳。怎么了?平时不灌酒就不肯当着我的面夸我的,怎么就想起来突然开始对お兄さん进行热烈的告白呢?”

“诶,告…?不,不是的……”

壮五红着脸忙摆手解释道,

“那,那个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说明大和さん是个很好的队长和伙伴,就忍不住语气急了一点。因为对于离家出走的我而言,i7就仿佛家族一样,環くん他们感觉像年下的弟弟们一样,大和さん三月さん就是靠谱的哥哥们……”

“那你自己呢?

“诶?”

“你在里面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应该是中间的哥哥?”

“喂,不是妈妈吗?”

“为,为什么大和桑又开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壮五的脸更红了,有些着急地抗议着。

“因为怎么看ソウ都是年下他们的老妈嘛”

在戏弄壮五中逐渐找回了平时自己的步调,大和开始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今天难得表情丰富的壮五。

“那大和也经常给環くん零花钱买布丁,还给一織くん他们做便当,难道是他们的老爸吗?”

带着小小报复心,壮五不假思索地反驳了一句。

然而话说出口的瞬间,壮五就后悔了。

大和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

 

“原来如此,在ソウ看来,我们——”

 

“…………啊啊啊,我,我错了,我投降,别,别再说下去了…”

仿佛能听到壮五脸变通红的音效一般,大和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抱歉,玩笑开太过了”

说着伸手故意把低头沮丧的壮五头发轻轻揉乱。 

“今天真的谢谢你,ソウ”

 


背对着夕阳,逆光让大和的表情不甚明了。

但壮五错觉,这表情比刚来时少了些许寂寞,多了些其他什么。

“那么回去吧,大家应该都在等着我们呢”

大和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这样一个平凡的夏末的傍晚,最后一丝晚霞照在彼此肩头。

并没有白昼的燥热,晚风还夹杂着丝丝凉意,两个人脸上却都泛着红晕。

而远处夏日祭的噪杂,大概还要再持续一会儿吧。

 

 

回程的车里,当车子再次遇到了红灯停下时,大和终于忍不住问了自己一直在意的那个问题。

“所以,ソウ是会给每个晚归的成员都留饭吗?”

“嗯,如果能确定回来吃晚饭的话一般都会……”

“不过那份蛋包饭,不太像是顺便做的或者是剩饭啊?”大和不甘心地追问到。

“啊……”

仿佛被看穿一样,壮五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到,

“……其、其实是因为上次给陸くん做蛋包饭便当的时候,大和さん在旁边说了句好嫉妒啊,也想吃。所以,昨天晚上卯足了劲儿做了一份,特意……留在冰箱……”

“原来如此”

大和仿佛得到了自己期望的答案,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放过壮五。

“ソウ,既然你这么喜欢做蛋包饭,那我后半辈子的蛋包饭就承包给你算了!”

 

“嗯!”壮五微笑地点头回应。

而下一秒他看到邻座已然笑得不能自已的大和,才突然醒悟……

“诶——??”

绿灯亮起,大和笑着发动起了车子。

“一言为定哦?”

这之后的归途,壮五都只能摇下车窗,努力让晚风吹凉自己再次发烫的脸颊。

 

 好在回家的路途,足够让人平复躁动的心情。

“我们回来了~”

拎着大包小包的生活必需品,两人终于回到了熟悉又安心的宿舍。

“欢迎回家,辛苦了!……喂,おっさん你怎么回事,这么久不回来我以为你把壮五拐跑了呢……”

正收拾着餐桌的三月放下了手头的餐盘,迎了出来。

“怎么可能……”

大和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您所见,两个胳膊两条腿,完璧归赵……”

“三月さん辛苦了,我没事的!”

壮五慌忙在大和身后探出脑袋和三月打了个招呼。

正说着,周末外出补习的高中生组也在此时回到了宿舍。

“哦,ヤマさん和そーちゃん,你们也才刚从外面回来?”

脱下鞋子随手扔进鞋架的环,直勾勾地盯着大和另一只手拎着的袋子。

“国王布丁!!而且是一打!ヤマさん最棒啊啊啊!我爱你!”

说着环从大和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大和,伸手就要去拿布丁。

“タマ,等,你等下,我鞋,还,还没换好……”

“四葉さん,麻烦你快点,换好鞋了能不能别挡在别人面前碍事……”

一织叹了口气,上前强行扯开了快要把大和压倒的环,“不要乱添麻烦!”

一顿说服教育之后,提着环后衣领的一织有些抱歉的对着大和壮五点了点头。

“——真的辛苦你们了!”

礼貌的高中生还不忘顺便拎起了放在地上没来得及搬运的一袋食材,径直走向了餐厅。

“兄さん,需要我搭把手吗?”

“哦!いおり回来了!赶紧的!帮我一起摆盘呀~”三月一手搭着一织的肩膀,笑着走回餐厅。

而被一织拽着向前走的环也并没有忘记大和手里的布丁。

“ヤマさん,晚饭后记得把布丁送到我房间,拜托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吵闹的宿舍玄关渐渐恢复了安静,大和松了口气。

眼前,现在,周身包围着这理所当然的安心感——

如此惬意。

瞥了眼身旁,壮五只是静静地微笑,目送着三月一行走远,一言不发。

 

——或许,真的和他说的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变成了自己的家。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堵上一切想要保护的他们。

 

即使恐惧自己会再次失去,即使害怕自己会因为逃避而一无所有……

却不得不承认,这里是自己现在最想要依靠的地方,他们是自己最想保护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成为……

 

脑内的愿望一闪而过,回过神来,发现壮五正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似有无言的默契一般。

壮五对自己轻轻一鞠躬。

“从今天起,还请多关照” 

 

 

“——我也是,请多关照”

 

==========================


后记:

脑子里有很多梗,最后文字化了这段因为想写个有夏末气氛的25约会场景(然后如大家所见拖到了冬天....),再加上突然听到了福山雅治叔的那首同名结婚歌被有一句词虐到了。

 

无论多么深信对方

都会有无法理解对方的时候

要伴随这种无法理解的孤独相守一生

其实这就是爱吧

 

所以真正作为家人的爱,是即使对方某些内心深处的想法无法知晓,仍然会无条件的去包容和接受。

因为曾经失去过幸福而害怕获得眼前幸福,总是踟蹰不前的大和,

因为从来没得到过幸福所以面对眼前幸福,总想竭尽全力维系住的壮五。

他们之前所经历的家族关系,被riku形容为“藏起来不去喝的苦药”(出自riku警察rc)

都是难以描述的黑暗过去造成的心灵伤痛,所以壮五在看到面对幸福踟蹰不前的人时会想要推一把,因为那是自己所向往的。而曾拥有却失去过的大和,会比别人更害怕去接受和面对再次获得的幸福吧。


在我的理解,只有壮五能够明白这样的大和,下意识的希望他能接受这份幸福,并想努力和他维系住这份关系。

就如各种rabicha里说的那样,他们是十分相似而却不相似的两个人,在面对眼前暂时的幸福时,虽然想法和行动各不相同,却心照不宣地彼此包容对方,摸索着互舔伤口。

 

唉,大壮这么好,可我的文字也许都传达不出这些好的万分之一。

但是割完了这块腿肉,我还想再割(←

特别想写一篇飙车型ヴィラン大壮啊啊啊可是我不会开车QAQ

 

总之,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idolish7】【25】家族になろうよ(1)

*2和5的某一个off日的日常,晚夏设定(并不会说是拖延症从夏天拖到了现在(x

*大和身世捏造。并没有什么帅气的大和,大概就是个别扭的习惯逃避的大哥哥

*有些情节会有轻微的rabicha剧透请注意

*文笔约等于小学作文水平,流水账,错别字,日式中文还请见谅

  

后续:(2/完结)


家族になろうよ(成为家人吧)

 

“这里是All Night Radio,再次感谢今天的嘉宾,来自IDOLiSH7的二阶堂大和さん,节目的最后还有什么想告知观众的吗?”

“啊,那么就请让我宣传下,我将会出演下周二晚10点放送开始的火曜剧场电视剧,一部围绕亲情展开的悬疑剧,我在里面扮演的是一位性格叛逆的儿子,欢迎大家收看~”

 

“真是很有意思的题材呢,二阶堂さん怎么理解亲情和家人的呢?”

 

本应该就此结束的放送,大概是出于好意,主持人又追加了一问本来没有事先安排的提问。

大和愣了一下,抬头困惑地看了一眼主持人,不过身为专业演员的他还是迅速开口,掩盖了这一瞬不自然的沉默。

“那个,其实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家人,嘛,大概就是能让你忘记烦恼,可以依赖的那些人吧。不过家人有时也是很麻烦的存在,所以这部电视剧……”

 

………

最后三分钟的收录感觉如此漫长,摘下耳麦揉了揉太阳穴,大和长舒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出了录音棚。

 

“大和さん刚才没事吧?”

一直在监控室旁听的经纪人担心地迎了上来。

“没事”

大和叹了口气,“不过下次麻烦转告下工作人员和主持人,不要问台本上没有的问题,お兄さん一点准备都没,吓得手心都出冷汗呢。”

“抱,抱歉这次是我疏忽了…”

经纪人有点沮丧的低下头。

“啊,没关系没关系,お兄さん我反应可是很快的,幸好没造成什么放送事故~”大和轻拍了下她的肩。

“不过没想到结束已经这么晚了,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已经是违法级别的加班了。今天辛苦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为了安慰疲惫又深感不安的经纪人,大和努力挤出了今天最后一个微笑。

 

 

“ただいま——”

深夜空无一人的宿舍客厅,安静得只有自己的声音回荡。

胡乱地换上拖鞋,望了眼墙面的挂钟,指针毫不意外,跨过了12点。

本应该走进浴室洗漱下回房倒头就睡的大和,却径直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

一阵寒气扑面,驱走了些许困意,却让人想起刚才直播时的惨状,大和不禁露出了苦笑。

努力把思绪拉回眼前,冰箱门最下层的架子上整齐的排列着自己爱喝的啤酒。

“身心俱疲的お兄さん,就靠酒精来安慰下吧…”

自言自语着拿起一罐啤酒正准备关冰箱时,大和瞥见冷藏室中间一层最外面摆着一盘保鲜膜精心包好的料理,似乎盘边上还贴着一张便签。

「大和さん」

 

定睛一看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工作到这么晚了辛苦了。如果饿了的话,这是今天晚饭剩下蛋包饭,微波炉加热下就可以吃。如果觉得不需要的话,也可以直接扔掉,真的给你添麻烦了...」

 

看着便签,大和单手打开了啤酒罐,抿了一小口。

没有落款,但这个字迹这个语气,脑中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可问题是这盘东西怎么看都不像剩饭,蛋皮完整金黄,怎么看都像是特意做好的一样。

“把这么好的东西,给お兄さん做消愁的下酒菜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

大和犹豫地看着餐盘。

不过说实话,晚上的电台收录从下午开始待机,除了电台给出演者的小点心外,自己也几乎都没吃什么。

“嘛,差不多也该是夜宵的时间了吧?”

感受到了空腹的抗议,大和决定接受这份好意,默默地端起餐盘,放进了微波炉,按下了加热键。

看着微波炉内部缓缓旋转的餐盘,陷入了沉思。

 

——如果再回到那里,会不会有人给晚归的自己做一份夜宵呢?那个早已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微波炉“叮”的一声打断了思绪。

摇了摇头,大和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端起餐盘径直走向了客厅沙发,坐进了自己的专属位置。

 

“いただきます”

 

 

 

醒来时早已是日照三杆。

窗帘缝隙里漏出的光线有些刺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大和却丝毫没有离开被窝的意思。

预定的工作是下午开始,没必要那么着急起床。这么想着大和悠哉地翻了个身,摸出了被随意丢在床头的手机,惯性打开了rabbit chat。

有一条来自经纪人的未读消息:

「大和さん早安,抱歉临时通知你下,下午的CM拍摄因为厂商的原因延期到下周末了,所以今天下午的工作就取消了。昨天收录到很晚,今天就当是off日好好休息下吧!」

看完消息,差点在被窝里三呼万岁。

还能有什么比临时取消工作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事呢,大和开心地钻回被窝,开始了他off日最大的奢侈——回笼觉。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午饭时间了,揉着睡乱了的头发走出房门的大和,和拿着洗衣篮的同团成员逢坂壮五撞了个正着。

“ソウ,早上好!”

看着壮五手里的洗衣篮,大和不禁感叹道。

“真不愧是ソウ啊,今天也依然是如此的勤劳贤惠~”

“大和さん早上好,不对已经该说中午好了...”

壮五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今天休息,上午在整理大家需要洗晒的衣物。因为大和さん起的太晚了,就没来打扰你。但是你房间的衣服被子再不洗掉晒出去的话,接下来几天可是要下雨的……”

“嗯嗯嗯,ソウ说得对,请便请便!”

大和让开了房门作出了请进的手势。一丝不苟的壮五对家务的执念可是异常强大的,这种时候乖乖溜走就好。

“啊,对了——”

壮五转过头看着准备开溜的大和。

“午饭已经做好放在餐厅桌上了,大和さん可以吃起来,味噌汤还没煮好,一会煮好了再端过来。”

“哦,不急不急,你先忙,先忙”

什么都做得滴水不漏,不愧是粉丝和成员公认的贤妻良母体质。大和在心里深深的佩服起来。

“总之,不能辜负了ソウ的好意,先饱餐一顿吧!”

 

洗漱完毕饱餐了一顿午饭,大和半躺在客厅沙发上,感觉到人生的幸福美好。

而眼前的厨房里,忙碌了一上午家务的壮五,此时又忙不迭地洗起了餐具。

看着水槽里的餐盘,大和想起了昨晚的蛋包饭。

“ソウ,你下午有空吗?”

“嗯?有事吗?”

放下正在清洗的餐具,壮五用围裙擦了擦手,回过身望向大和。

”下午暂时没什么预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那个,其实……”

大和挠了挠头,努力思考着得体的说法。

“…其实昨晚,应该是ソウ给我留了饭吧?真的很感谢你。所以呢,作为回报,お兄さん今天可以陪你一天,任你差遣。外出什么的也可以……”

“诶?真的可以吗?”还没等大和说完,壮五轻声叫了起来。

“有,有那么惊讶吗?”大和被壮五惊讶的反应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嗯。因为平时off的时候,想让大和さん帮忙真的很难…”

壮五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大和。

“今天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吗?”

“喂喂,有这么夸张嘛?”

大和推了推快要从鼻尖掉下来的眼镜,内心忍不住吐槽,在壮五心里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嫌麻烦的懒散形象。

“那,那我就不客气啦!如果可以的话,一会可以陪我去趟超市吗?”

看着满眼放光的壮五,这下轮到大和开始吃惊了。

“等下等下,超市是隔了几条街的那家吗?这么近?!难得お兄さん这么出血大放送,不去点远的地方转转,海边之类的?再不行闹市区,今天我开车…”

“大和さん的好意心领了,真的超市就可以了”

 

眼见壮五如此坚持,大和一脸无奈的表情用手向厨房里的人比划了一个OK,随后又沉进了沙发里。

——ソウ这家伙,难得お兄さん这么有干劲呢…真的是…

可惜大和内心这点小小的抱怨,淹没在了厨房越发欢快的锅碗瓢盆进行曲里。

 

 

 

距离合住的宿舍没几公里外的居民区里,有家大型的超市。

原本是走路也可以到的距离,因为宿舍人多消耗大,一般都是定期开车采购。

换作平常,采购这类麻烦的事都是交给三月和壮五的,大和就算去也都是守在车里打盹。

但是今天说好要奉陪到底,于是大和第一次走进了这家超市。

 

周末的超市里熙熙攘攘。为了不被认出,大和刻意戴着口罩,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光环。

推着已经装满生活用品的购物车,看着走在自己前面一手挎着购物篮一手拿着采购清单念念有词的壮五,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怎么了吗!?”

带着黑框眼镜和帽子的壮五慌忙转身。

“我今天的变装很糟糕吗?”

“不是不是——”

看着慌乱的壮五愈发好笑的大和摆摆手。

“怎么说呢,就觉得ソウ这么看着,总觉得浑身散发着主妇的气息……”

“大和さん又说这种玩笑话…”

壮五有些不满地撇过头,继续打量起了手中的清单。

“接下来还要买陸くん爱吃的番茄酱,还有布丁,得给環くん买一箱吧……对了对了,三月上次说想要新的煲汤锅呢!要不买一口新的吧,给他一个惊喜……”

 

“那个,ソウ,不是お兄さん说,采个购而已,怎么感觉你和平时判若两人……”

看着兴致高涨的壮五,忍不住发问的大和。

“嗯,因为想到大家收到东西时的表情,就莫名会很开心!”

似乎因为一眼被大和看穿而略有些不好意思,壮五微笑着低下头,摆弄起了购物篮里为nagi买的印着kokona头像的马克杯。

“也许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和家人一起生活的实感。所以,现在一起生活的话,总觉得就好像一家人一样,会忍不住想要买点什么给大家呢………”

“大和さん也是吧。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一直有把大家当作家人不是吗?”

 

………

没有回答壮五的提问,大和停下了脚步。

而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气氛陡变的壮五,依旧兴高采烈地继续说道,

“上次環くん还和我说呢,有次给大和さん捶背然后,大和さん给他买了好多布丁,感觉亲爹都没这么疼过自己呢,我和他说大和さん也一定是把我们当作家人——”

 

“ソウ,能别说了吗?“

无法抑制浑身上下莫名的烦躁感,大和几乎是脱口而出,打断了壮五。

 

家人。

最近出现频率过分高的这个词,听着总有些刺耳。

虽然大和内心不想承认,但这两个字里夹杂着让他讳莫如深的回忆。

不愿想起。

 

终于感觉到身后异样的空气,壮五收起了笑容转过头,下意识地低头道歉。

“抱,抱歉,我……”

 

“——啊,那个,没什么…”

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大和慌忙解释。

“抱歉抱歉,大概是回笼觉睡多了有点不舒服,お兄さん我先回车了。”

“推车里的东西我先去结账,你买完剩下的来车里汇合,先这样……”

低下头避开壮五的视线,大和逃也似地冲向了收银柜台。

留下壮五一人,呆然站在超市中央。

 

后续:(2/完结)


【25安利】圣诞节和胜负工口胖次

标题虽然起成这样,但内容很健康大家放心点开吃我安利w

首先祝大家圣诞快乐!

本着每月25日都是大壮纪念日的思想,
我又跑来写安利小短文了哎嘿(。

因为有拿到小5今年圣诞卡的新人小伙伴来问我,
似乎不太理解今年圣诞卡有一段内容。
今年的卡第二话里小5突然提起,
自己衣柜深处藏有大和送他的工口胖次,
而今年这条胖次突然被放到了衣柜最外面的w

究竟是谁干的,GJ(喂

总之猛得看上去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作为老司机本着帮大家解惑(删除)和安利(/删除)的目的,有关这个胖次的事情就按照官方给出的各种情报的时间顺序,来梳理下w


事情追溯到去年圣诞节rabicha——
i7和t3参加合同番组,其中有个环节是互换礼物。
大和准备的礼物依然是这么有他的特色:
一条他中意的胜负内裤www

在其他人的礼物都是文具护肤品自己兴趣的CDDVD这种正常东西的情况下,倒霉,啊不对幸运的小5,抽到了这条胖次233

那场面大家懂得,当着自己偶像t3的面小5收到了一条胖次,羞得恨不得钻地洞。

大和挺开心的因为这是他精心策划好的,
而且天随人愿抽到了反应最好的人。
节目获得了很好的效果www

而小5收到胖次以后特别害羞,这胖次后来怎么样了我们也不得而知了。

然后过了一年,本以为官方都忘了这个梗了,
没想到竟然先在万圣节rabicha提了起来。

小5想给10生日送礼物但是不知道送什么好,
于是跑去问大家意见。
这时候大和给出的意见就是,送胖次呀。

据小4的rabicha说,小5听到这话有点生气了w
一定是想到了去年羞耻的场景,再加上10是自己尊重的前辈,所以才这个反应www

然而大和觉得冤枉呀w,在自己的rabicha里说他是认真的啊,因为他就很想收到胖次。

大哥哥什么真可怕(摇头w

然后这事还没完。
最新发售的mezzo封面的my star杂志,i7团采访里。竟然又提到了内裤,官方是多喜欢这个内裤梗啦w

大概是这样的我翻译下:

(前略,年下们都在吐槽欺负大和是纠结的大叔)
大和:ソウ~不知道为啥大家都在欺负大哥哥我呢~
诶,你怎么满脸通红?
壮五:没,没事,我只是想起去年圣诞特番的事……
陆:哦哦壮五桑的神父角色演的很好呢!
壮五:陆,谢谢你,但是,不是这个问题……
环:一定是想起了ヤマ桑送你的工口内裤吧w
壮五:啊,那个……
大和:诶?怪我吗?虽然是工口内裤但也是男式的啊(笑)
三月:大叔你别一脸坏笑啊(笑)
一织:只能感受到恶意…
大和:不是啊,因为知道你们只会选点没节目效果的东西,我才拼了老命选了这个的,怎么没人夸我呢!?


时至今日大和仍然很得意自己的内裤送给了节目效果最好的5(邓摇.gif

虽然纯洁如我(。不知道男式工口胖次是啥样的,但是能把小5羞到过了一年还记得,而且藏在衣柜里的。
估计是不得了的款式wwww

二阶堂大和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啦(笑)

咳,顺便提供其他几个大和()骚扰小5的事迹。

电击GS杂志,采访i7自己给自己画能力分布图并回答问题。
其中一问:觉得自己最有魅力的地方?
小5答:大和桑让我说是我的腰。

另外,之后一期otomedia的采访:
问大和,成员们最性感的部位?
大和:ソウ是腰。

至于工作体验卡里,只穿一条内裤就跑去给小5当人体模特的大和我就不说什么了。
小5:这样的大和我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

不愧是大人组,你们开心就好>///<

圣诞节,
胜负工口内裤和腰。


以上,裁判长,我的话说完了w(你够w

P.S.今年小5的工口内裤到底是谁帮他拿出来的?
其他rabicha里有说吗?如果有的话求大家告诉我w


いい大壮の日おめでとう!!

实在没任何准备,就手机里扒拉出这么一小张图聊表心意吧_(:3」∠)_

其实有写一篇腿肉,早在夏天的时候就想发出来上部的,但是一直没写完下部就搁置了。过两天润色下把写好的上部发出来好了……(拖延症没救

怎么说呢,一向三分钟热度的自己,喜欢这个CP也一年多了,时至今日看到粮食仍然能够欢呼雀跃,看来是真心喜欢他俩的相处模式。

大概自己憧憬的所谓「大人の付き合い」就是这俩的感觉。

恰到好处的理解,和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side story,大和对壮五说:“你的评价应该由你自己决定,真的想要被我表扬的时候,就直接来找我求表扬吧。”
还有对着喝醉的5说可愛い的大和,默默把他送回去的细心照顾,只能说这个人真的太坏了,ずるい!!

去年万圣节,公认的身世相似的两个人,值得信任的对方。4认定5最喜欢的i7成员是大和w

去年off日,一言难尽的一套卡。
明明在拌嘴还和马内甲说从来不吵架,给对方拍照,抢手机,调戏和反调戏,身世的秘密,默默删rc。
しんどい。
这是我入住大壮しんどい村的那天。

圣诞节,大和红色的胜负胖次w,怎么就抽到了5呢,看5如何处理不知所措w

年末,5拍了大和流泪的照片,可后来大和报复想拍5的流泪照却一直没机会。

情人节,消沉时的一杯水,还有kiss的味道w

警察卡,洗脑与被洗脑,干完这票就分道扬镳的master和No.5。
大和:“好想给5买御守”

恋かけ特典,为了让5说出本音而灌醉了他,然后目的明明是夸小4却中途让他夸起了自己。
大和ずるい,再让我说一次这个人太坏了!

工作卡,短裤一条的特邀嘉宾wwww,不知道该看不该看的照れ隠し

一周年memo melo,大和:“(因为听了我的演讲)下来的时候ソウ拽着我的袖口看着我”
拽.袖.口,和无声的眼神(我已经倒地

万圣节怪物卡,圣诞送的红色胖次,竟然又刷了存在感w,
大和:其实是我比较想要胖次。
(那你直接让5送你不就好了?)

甚至最新大正卡里都有这俩的料(小道消息ww

怎么办,这一年来所有在rc里的梗都能如数家珍,是不是厨的太过头了,真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恶心w

然而这些都是脑子里有印象的很少一部分,还没有算上那么多杂志采访和公式漫画里的w

所以有谁,如果哪怕对这对有一点点兴趣也欢迎随时来吃我安利(够w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
大壮もっと増えろ!

off日大和、壮五的rabicha翻译存档,共4P。
(图片较大,流量党请注意orz)

因为最近这两张卡进了SP交换卡池,想想也许会有新入手这张两张卡的人需要,所以把以前的翻译贴了出来。

我一直觉得,off日系列是理解小5醉酒性格形成原因的最重要的一张卡,他为什么会在喝醉时粘人不让人离开,他背负的过去,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本篇完全没有写,只在这一张卡的rabicha里才有orz

所以希望喜欢小5的人都能看下这2张卡的故事,会对人物的理解很有帮助。

当然大和在里面也非常的通常运转,撩人无数抖S全开,非常的好(词穷w








然后借机会卖个25安利顺带说点有的没的脑洞

先声明:以下脑洞纯属个人妄想和自娱自乐,没有任何实际根据,基本可以当做是同人脑洞了。

有其他卡剧透,另外还有腐向有色眼镜,请慎看







5在醉酒后性格会改变的真正原因,全世界只有大和与马内甲两个人才知道啊!这个梗没啥新鲜的,我已经萌了快一年了(x)

但最近发现问题不在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按照一部最初几章的side story→off日→年末和正月卡有关5醉酒描写的时间线的话,大和一开始很愿意照顾醉酒的5,然后经历了off日知道了他醉酒的真相,于是后来5醉酒的时候,他都轻轻推开5给别人照顾。

一般理解可能会觉得是怕麻烦,然而如果大和是知道小5过去的,那推开的原因是什么呢?

可能的意思是:

如果我走了,不希望你再和以前一样内疚和牵挂。

或者是:我无法保证你,我不会离开。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过度解读_(:3J∠)_

但是大和一直以来都在乱立flag,加上爱七警察里,Master也是这么对NO.5说的,这票干完了我们就分道扬镳吧……

如果脚本不是故意的还好,如果是故意的,那想来想去总怕三部他难道要为了什么事物理(或者心理上?)离开i7,整个人都不好了orz

二阶堂大和你千万不要#%……¥#&啊啊啊(跪


因为off卡刚出来的时候还没有side story,不知道原来大和一开始对醉酒5照顾的这么认真细心,和我知道的后来的rabicha里大和推开5的描述有矛盾。当然这种矛盾理解为照顾太多次了,已经不想照顾所以丢给别人是最容易想通的。

但是因为中间有off日这一茬,所以感觉不是这么简单的。

而且off日的大和威胁小5夸自己的梗,和日后mezzo CD特典卡里,小5醉酒以后大和录音让他夸自己的梗是衔接上的,才让我觉得可怕_(:3J∠)_

当然rabicha和side story可能完全不是一个作者写的,里面有描述的矛盾也不一定。

总之,不管怎样这些剧情都给了我这么多妄想和考察的空间,所以大概第二年也仍然是个透明的默默萌着i7的马内甲吧。


【idolish7】【525】闇堕ち


这次i7警察的坏人设定paro,525
OOC且无视部分官方设定,错别字,语死早,药物暗示,抖S养得累壮五,从始至终任人宰割的大和

本想开个快车,然而并没有驾照…………
总之没头没脑没逻辑,就是52日纪念写着玩w
真的,抖S养得累是很美味的(´∀`)
第一次写这种play,感谢官方这个带感的设定(合掌)


闇堕ち

…………
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大和定睛确认了下自己的处境。
自己正坐在可以旋转的老板椅上,眼前是昏暗的仓库,装满紫色液体的器皿杂乱的排列在斜对面的长桌上,室内散发出诡异的芬芳。
面前的办公桌上散落着各种图纸写满了化学公式,一袭白衣的银发男子背对着自己坐在桌上,手里似乎正在摆弄着什么。

这里是国际犯罪组织的分支团体CODE 256的秘密基地。
对于CODE 256的头领二阶堂大和来说,这些本该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日常风景——
只是现在的自己,正双手被紧缚在椅子把手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的想挣脱紧缚,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ソウ,你这是!?”
“大和さん,终于醒了吗?”
听到了大和慌乱的呼喊,被叫做ソウ的银发男子不紧不慢地回过头,露出粲然微笑。
“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过去强行叫醒了呢”
说话间银发男子站了起来,慢慢走向大和,露出了手中的注射器朝他晃了一晃。

大和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眼前的男子名叫逢坂壮五,CODE 256的药品研发兼处刑担当,自己的部下。
白天是爱七医院里温柔善解人意的小儿科医生,夜里是和自己一起手染献血的杀人狂魔。

明明几小时前还在车内一起筹划着,准备将爱七署的警察一网打尽,然而现在却是自己被绑着。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大和努力回忆,却只觉得头痛欲裂。

“所以リク呢,人质抓到了吗?”
“当然了,boss的命令我怎么会怠慢”
壮五走到大和身边。
“嘛,只不过除了陸くん,还有ナギくん我也一起绑了。两人都在后车座里睡的挺香,大概一时半会醒不了吧。“
弯下腰看着面色惨白的大和,壮五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你说,等他们醒了发现自己和敌人很亲密的绑在一起,会不会很惊讶呢,ふふ~”
说着壮五用手指轻轻摆弄起了大和的鬓发。
“你这个混蛋到底在想什么!?”
大和忍不住起身,然而身下的椅子只是略晃了一下,仿佛宣告着这次是无用的挣扎。
“クソ……”大和猛地撇过头,想要避开壮五的手指。
“平时那么谨慎的大和さん也有疏忽的时候呢。为什么都没发现呢?”
有些遗憾的看着发丝从指间滑过,壮五起身坐回办公桌上,从正面饶有趣味地俯视着意欲挣扎的大和。
大和极力避开那视线,开始拼凑起记忆的碎片。

——两小时前,行动刚开始前。
刚从警署出来的自己准备上车换上夜行装备,和率先出发的ナギ汇合。
刚上车,前座的壮五便微笑着转过头,递过了自己最爱喝的罐装咖啡。
“辛苦了,接下来的行动也拜托了!我会和一开始说好的一样在车里随时待机”
那时的大和轻信了那个温柔无垢的笑容,毫无怀疑地喝下了那罐咖啡。

现在想来,里面大概勾兑了安眠药和让人肌肉无力的药物。
那时的笑容和现在眼前这个魔性的笑容,完全不同。
如此自然的切换这两种截然相反的人格,这演技明明出自自己的调教,却最终骗过了自己,简直天大的讽刺。
想着大和摇了摇头露出自弃的苦笑。
“为什么要背叛我,ソウ,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东西吗?其实很简单”

说着壮五上前解开了捆绑大和的绳子,大和正欲挣脱,手腕却被壮五一把抓住。
下一秒他整个人被重重地压在了桌上,图纸散落了一地。
壮五上前整个人跨坐在大和身上,大和再次进入了无法动弹的体势。
明明体格优于对方,却因为药物反应完全使不出力,这种形势的反差让大和内心更加绝望。

“既然ソウ你这样恨我,不如直接用你擅长的毒药做个了断?“
天花板昏暗的灯光此时却异常晃眼,与其耻辱地被人玩弄,不如一了百了。
大和紧盯着跨在自己身上的壮五,回应他的却是冰凉而妖艳的眼神。

“大和さん,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
壮五笑出了声,然而在大和看来他的眼里丝毫没有笑意。
“你还记得我们的初次相遇吗?”

纤长的指尖拂过大和的面庞。
“20岁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如果和你走的话,可以保全陸くん和我们的母亲。”
手指慢慢向下侵入,不紧不慢地描绘着大和锁骨的轮廓。有些冰凉的指尖让大和全身微颤了一下。

“可是母亲因为你们组织内部冲突死于非命,陸くん也因为自身的特殊能力成了人质目标,整天被组织各个分部当做猎物争来抢去。”
“所以你现在要对我复仇吗?“
大和放弃了抵抗,任由壮五的玩弄。
“复仇?怎么会,我感谢大和さん还来不及”

——什么!?大和心中瞬间冒出无数问号。
当年跪在自己面前请求放过家人的好青年,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一脸困惑的大和,壮五嘴角轻轻上扬,开始一点点解开大和衬衫的纽扣。
解开扣子的动作如此撩拨,大和感到那纤长指尖游走在自己胸口,这若有似无的刺激,让身体拾获了异样的快感。
“如果不那样说的话,怎么能骗过所有人”

大和的额头开始渗出细汗。
自己一手把这个性格温和的青年调教成了冷血的杀手,因为他行事细心冷静而深得自己的信任,以至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分毫。但万万没想到,那冷血的性格原来是他深藏着的天性吗?

“怎么了,习惯撒谎的大和,不应该最懂这个道理吗?”
壮五娇嗔着俯身轻轻咬了咬大和的锁骨,这刺激宛如电流通过一般,让大和浑身一震,口中下意识零落出了呻吟。
满意的看着身下人的反应,壮五继续说道,
“虽然我和陸くん是兄弟,但是因为他的能力,从小我就是不被母亲重视的那个。”
“无论怎么努力,即使考上了顶尖的大学进入了医学院,母亲的眼里却一直只有弟弟。”

衬衫纽扣已被完全解开,裸露的上半身暴露在壮五眼前,强烈的羞耻感让大和目眩。
“所以当大和さん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和你走。”

手指一路游移着来到了大和的小腹,轻抚着腹肌的线条。
因为这黏腻而执拗的爱抚,身体的热度从胸口传递到了下半身,大和想要逃开这快感,然而却动弹不得。

“第一次拿起注射器处刑目标的时候,大和さん你抱起颤抖的我,摸着我的头,对我说‘ソウ,干得好’”
“大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价值,和被人需要的感觉”
“——所以你还不明白吗?”
大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用力撕开大和侧边的衣袖,壮五有些迷醉地轻轻抚摸着裸露的肱二头肌。
“这次的任务是毁掉爱七署,如果成功的话总部一定会再次升任大和さん,然而我因为和陸くん的兄弟关系必然会被总部顾虑吧。”
“如果不巧被调去其他组织的话,就要离开大和さん身边了。”
壮五的脸贴着大和的手臂轻轻蹭着,仿佛温顺的小动物一般。
“不能永远属于大和さん的话,不如干脆——”

“让大和さん永远属于我”

壮五起身拿起了注射器,另一只手像安慰孩子一样揉乱大和的头发。
“ソウ,住手,你误会了什么,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要努力起身的大和却再次被壮五牢牢压在桌上。
无视大和的解释,壮五轻轻的推了一下注射器,紫色的药水顺着针管流了下来。

“等下,ソウ,这药是……”
大和刚想抢过注射器,自己的手却被壮五用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压在了头顶。
“对呢,大和さん你还不知道这药吧。这不是我们之前处刑用的毒药哦,是我为了大和さん花了三天特意调配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大和さん”
壮五歪了下头露出了孩子气的微笑,那渴望夸奖的神情仿佛就和5年前初遇时一样。
大和心口一阵刺痛。

“不过放心,注射了之后一点都不痛的呢。硬要说有什么副作用的话——”
壮五收起了笑容。
“只是,会有点上瘾而已……”
视线里天使面容的男子瞬间露出了魔鬼一般的神情。
“今后,大概没有我的药就会活不下去吧。”

针尖刺进了手臂,冰凉的药水渗入血管,和身体因为爱抚而腾起的热度胶着缠绕。
身上的人凑近耳边轻声地呢喃。
“这样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呢”

一起坠入另一轮无尽的黑暗吧——

昏黄的灯光,妖艳的笑容,周身的燥热,甘美的诱惑。
因为药物而逐渐失去对焦的视线……

大和只记得最后一点记忆丧失之前,
壮五的唇覆上了自己的唇,
无尽贪婪的深吻。

眼前晃动的紫色瞳眸——
宛如枷锁一般。



【idolish7】【25】キスの味

今天情人节卡rabichat真是不给25厨活路(● ˃̶͈̀ロ˂̶͈́)
所以挑战下字数最少的腿肉好了w
25、腐向、情人节卡剧透
大和桑生快&踩着末班车Happy Valentine's Day



「呐,ソウ,お兄さん今天品尝了你Kiss的味道哦~」

「等、等下大和さん、那是巧克力,巧克力而已///」

「嗯?那不就是ソウ的Kiss的味道吗?甜得お兄さん都快融化了呢w」

「诶///,不是,那个,其实....」

「嗯?那ソウ的意思是你的Kiss不是那个味道吗?」

「也,也不是...怎么说呢..啊啊啊.大和さん...饶命...」

「但是お兄さん我好在意味道到底如何嘛~ソウ的Kiss不应该有点辣的吗?」
「要不现在让お兄さん尝尝?再确认下?」

「诶,等、等下////」

「等不及啦w,那,我开动咯~いただきます~」


—チュッ


「嗯,果然很甜,然后果然有点辣呢~啊,看来只吃一次是不能明白的,再一次?」

「や、大和さんの馬鹿!///」


Fin.
2015.2.14


【idolish7】【2×5】厨房(2月5日纪念)

纪念今天25日写的日常小短篇(*´∀`*)

腐向,2×5,撩啥都技术一流的大和与别扭纯情boy壮五的某日清晨。

OOC请注意,语死早错别字请见谅。

 


  

用筷子轻轻挑起蛋皮,慢慢地卷起,再轻轻按压,仔细确认蛋皮哪里都没有破之后,逢坂壮五安心地舒了一口气,顺手关掉了电磁炉。

不一会儿,餐盘里就出现数个整齐摆放的煎蛋卷。另一边炉灶上,装着味噌汤的锅开始冒起热气,香味四溢,壮五转身看了看客厅的钟。

——7点25分,还好,不算太晚。

壮五适时用长柄勺搅拌了下汤锅,以免味噌沉淀,顺便用小勺舀起了一点凑上去尝了尝味道。

——恩,不是很咸也不是很烫,应该即使是猫舌头的那个人也能没有顾虑地喝下去吧。

这么想着,客厅走廊的另一侧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啊啊,大叔,你刚是不是又偷用我的牙膏!!”

“别那么小气嘛,ミツ,有点没睡醒拿错了而已。你缺牙膏?下次お兄さん给你买一箱随便你刷”

“这不是缺不缺的问题,你这人真是……”

一边吵吵嚷嚷着走过来的二阶堂大和与和泉三月,在厨房门口不约而同的站住了。

“诶?壮五你怎么会在??”三月一脸惊讶。

“今天是轮到我和大和さん给大家做早餐啊?”

“对啊ソウ,你怎么会在厨房里?不过话说回来,味道真的好香!”大和忍不住一脚跨进了厨房。

“笨蛋大叔!现在不是闻香味的时候好吗,壮五明明可以睡懒觉的却起来做了早餐。你等下别去添乱喂!”

三月不由分说拽住了大和衣角,然后用无限关切的眼神看着厨房里的人。

“壮五,你是记错了当班吗?啊,不过话说回来真的好香”

“啊……那个,不是的,我没有记错”壮五略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

“只是昨晚经纪人在rabicha群里说今天ピタゴラス组一早就有番组收录,所以我就和她商量调一下当班……我起来先把早饭做了,你们出发准备可以时间充裕点。”

“但是你不是和いおり一组的吗?我弟弟他人呢?”

“啊,一織くん平时上课都要早起,难得的周末想让他睡个懒觉,所以我就一个人……”

“喂!不是我说这也太豪华了点吧”早已挣脱了三月来到灶台旁的大和忍不住打断了壮五——

“煎蛋卷,烤鲑鱼,海苔饭团,可乐饼,腌菜,味噌汤,还有鲜榨橙汁和沙拉……等等,怎么还有吐司火腿香肠?日式西式早餐都有!?我的天!你告诉我你今天几点起来的?”大和吃惊地问到。

“也……也就,5点半?”被大和直勾勾地盯着有些不自在的壮五,下意识地移开视线转向另一边。

“啊,但是那个,我其实习惯早起的,没事的……”

“真的吗?来来,让我来检查下你有没有黑眼圈”大和推了推眼镜半开玩笑地说着,一边凑近观察起了壮五的脸。

“本团人气团员要是因为早起有了黑眼圈那可怎么行”

两人间突然缩短的距离让壮五措不及防,理性和本能让他倒退了两步。

“没,没有……真的没事……”壮五感到心跳瞬间加速,脸颊开始发烫,只得扭过头极力避免对视。

“是吗?”大和不死心地眯起了眼睛,又往前一步继续凑近。

壮五身后贴着冰箱,已无路可退。

“好了大和さん你够了,别欺负壮五了”三月叹了口气,喝住了大和。

“壮五,我们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让你这么早起,那我赶紧先去铺好桌子,一会就过来端菜。那什么,大和さん你也帮下壮五啊,装盘什么的”

“好,好,长男你先去,我留在这里先帮大家验个毒”

“谁是什么长男啦!我是大人组的!大!人!”三月挥了挥拳头表示抗议,然而大和只是朝三月摆了摆手,仿佛在示意你就快去铺桌吧。

“壮五,你记得在大和的那份早餐里涂满辣椒酱,帮我教训下他!!!”三月狠狠地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餐厅。

 

“恩……诶?”背贴冰箱的壮五才回过神来。

“啊,被ミツ这么一说我真要开始担心了,ソウ你不会真的在早餐里加辣酱吧。总之我先帮大家尝尝这味噌汤味道如何”

说着大和随手拿起了灶台边的小勺从锅里舀了一勺。

“才,才没有!这是我特意为大……”想辩解什么的壮五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那勺子,是刚才我……

没等他说出口,大和早就一口喝下,顺便还满足的舔了下勺子。

“噢噢,这味道我喜欢,不咸不淡又不烫”

——间,间,接…………

看着心满意足的大和,壮五脸颊的热气瞬间蔓延到了耳根,拼命摇了下头努力驱散脑中那几个词。

“恩,怎么了嘛?”大和察觉到了壮五的异样,关切地问道,“厨房太热吗?要开个排气扇吗?”

“不,不用了……”壮五低头轻拍了下胸口安抚了下心脏,舒了口气,然后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大和。

“大和さん,要,要不,你也去餐厅和三月さん一起整理餐桌好吗?早餐我一会儿端过来就行”

“没事啊,他一个人就够了,我在这里帮你打打下手”

大和摆出一脸微笑,若无其事地放下勺子随手拿起一双筷子夹起了煎蛋卷。

“哇啊,卷得这么整齐的煎蛋卷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果然是出自我团的ソウ。这么说来,好久没吃ソウ做的饭了呢,自从上次休息日的地狱辣椒料理盛宴以后……”

一口吞下蛋卷,大和脸上一瞬间绽开了幸福的表情。

“噢噢,这次没有辣酱,而且真的很好吃!挺合我口味的!”

“合,合你胃口就好”壮五一脸安心,这才得空抬手,赶紧擦了擦额头上因为各种原因渗出的细汗。

“对了,ソウ你要不要也来一块?忙到现在还没吃吧?来来来,不用洗手了我来喂你,张嘴,啊——”

大和夹起了一块蛋卷,兴致勃勃地准备往壮五嘴里送。

 

——神啊,这是对我的考验吗?

壮五一阵头晕目眩,不知所措地选择再次避开大和的视线。

“诶,ソウ怎么了?不是上次一起喝酒的时候,还一直冲着お兄さん撒娇缠着要お兄さん喂东西给你吃吗?

“怎么,现在就讨厌お兄さん了吗?”大和摆出一脸受挫的表情看向壮五,“お兄さん有点受伤”

“诶,有这种事吗?”壮五愣住了。

5秒钟后他绝望得发现自己毫无相关记忆,只能沮丧着90度弯腰鞠躬。

“实在非常抱歉,大和さん,如果真有这事,请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给你添麻烦的,请允许我在此切腹谢罪……”伸手准备拿起砧板上的刀。

“啊啊啊——ソウ,你等等,先不要拿菜刀!先听我说!”

大和哭笑不得地阻止了企图拿起菜刀的壮五。

“抱歉抱歉,是骗你的啦,没有这回事!ソウ总是太努力太认真了呀,开你玩笑真的超级有趣,所以我就一个没忍住……”大和微微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不勉强你了,我自己吃可以了吧”

悻悻地把蛋卷往自己嘴里送,却再次被那松软入味的口感征服。

大和忍不住又一次感叹道:“真的是好吃啊,如果可以,希望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蛋卷!”

“过,过奖了……我,我其实做的不好吃,比不上三月さん也比不上大和さん,而且上次休息日的料理又加了太多辣椒,失败了一次所以我就……有偷偷……练…过…”壮五垂下眼继续轻轻地说道,

“然后如果真的……真的大和さん喜欢的话……我也可以……”

最后这句气若游丝的低语,大和似乎并没有听到,他又开始欢脱地试吃起了其他的早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般。

“真的ソウ,你只要不乱加辣椒还是很有料理天赋的……自学成才什么的,お兄さん甚是欣慰”

说着大和的手落在了壮五头上,轻轻揉乱了他的头发。

 

今天内第三次,逢坂壮五觉得自己的脑内快要爆炸了。

但是这一次,比起害羞,内心更多了些莫名的情愫。

 

——只是因为我反应有趣,所以才做这些事的吗?

忙碌了一大早,本只希望能够一洗之前休日那次被叫做惩罚料理的污名。

然而事到如今,对方站在自己面前,才发现自己想要的更多,更多……

——摸头什么的,根本就……

“大和さん,麻烦你不要再摸我头了……妨碍我做早餐了”

——不想因为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而一喜一忧。

——也不想只是对视一眼就心跳脸红。

——为什么我就不能收回内心那超过限度的渴望呢。

萌生出些许自我嫌恶的壮五,只能赌气地撇开大和的手,拿起长柄勺,把内心一腔无处发泄的郁闷用在使劲搅拌上。

“喂喂,搅得太用力啦,ソウ!汤汁溅起来了!”大和被表情骤变的壮五吓了一跳。

壮五依旧自顾自的专心搅拌,眼看汤汁翻滚起的泡沫破裂四溅,仍然无动于衷。

“唉,ソウ,听话!”大和忍不住伸出自己的右手捉住了壮五正在搅拌的右手,强行停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左手利索地关掉了炉灶。

壮五松开长柄勺,努力挣脱了大和的手,低下头一言不发。

“不听话的孩子,我要小小的惩罚下”

大和像教育小朋友一样,拨过壮五对着自己,轻轻用手指弹了下他的额头。

——痛……

壮五捂着额头愤恨地看着大和。

可惜这抗议的眼神并没有传达给对方,大和刚弹完壮五额头的手,又顺着下来撩了撩壮五的围裙下摆。

“啊,说来之前都没发现这件紫色的围裙,很适合ソウ嘛”边说着还饶有兴趣地掀开看了又看。

叹了口气,壮五举起双手决定放弃一切挣扎,任由大和兴致盎然地摆弄着自己的围裙。

“所以说没事吧ソウ。感觉你今天一直不太对劲?”意犹未尽的放下围裙,大和盯着壮五泛红的脸颊问到。

“怎么一直都满脸通红的,不会是发烧吧?”

大和伸手想要摸壮五的额头,却被再次转身躲开了。

壮五故意背对着大和假装打开冰箱检查食材,还不忘下达了最后的逐客令。

“没事了,真的真的,拜托了大和さん,求你快去三月さん那里吧!”

 

——并不想成为你心里好笑的存在,其实我……

闭上眼睛再次摇了摇头,壮五不愿再继续想下去。

然而,万万没料到的是,等待他的是右后方伸过来的一只大手——

“啪”得一声,刚开一点的冰箱门被重重推上。

 

“说真的,ソウ,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大和的语气一改刚才的轻松戏谑,而略显低沉。

虽然背对着大和,但是壮五可以确定一手撑着冰箱门的大和,正在慢慢向自己靠近。

意识到现在的自己俨然瞬间被大和困在在了冰箱和料理台的狭小空间里,

壮五内心呐喊,不能转头,绝对不能转头。

因为距离已经近到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

 

低沉的嗓音震动着鼓膜,

“因为无论怎么捉弄ソウ都不会反抗不是吗,太可爱了,所以不小心玩笑就开过了”

淡淡的吐息轻拂过后颈,

“抱歉呢——

但是啊,能吃到喜欢的人的料理,今早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Lucky呢。”

 

“ご馳走様~”

 

——诶?

壮五的思考彻底当机。

——什么……意思……

 

回过头刚想追问,当事人大和敏捷地抽身,只回应了他一个爽朗的wink。

“んじゃ,ソウ,一会餐厅见”

然后若无其事地端起料理台上的两盘早餐,一脸满足地哼着小曲儿走了出去。

 

留下呆若木鸡的壮五依然双手紧握冰箱把手。

放空着,再次打开冰箱,感受扑面而来的冷气,

可惜,脸上的热度,似乎一时半会还退不了。

 

 

Fin.

 

 

后记:

写之前曾经和小伙伴说我想写一个特别虐的单恋着大和的小5的寂寞的孤独的忧郁的早晨,最好结束以后他是45度忧伤望天泪流满面(泥垢

怎么写出来就变成了:喂妖妖灵吗,这里有个撩人的怪蜀黍请快来抓他(←

感谢煎蛋卷,感谢冰箱,感谢西皮脑洞生成器给我的大壮的关键词四选一:初めての恋、エプロンを、顔を隠す、本音が言えない。

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围裙和冰箱咚(←shenmegui

总之是纪念25日的双箭头小方糖一块?希望大家吃的开心>v<

(删除)然而我其实很想吃肉_(:3」∠)_(/删除)


【idolish7】【2×5】面倒なやつ(麻烦的家伙)

围绕年末以及正月的部分rabbit chat展开的脑洞。


腐向,25主,人物OOC请注意。

第一次尝试中日双语割腿肉,先写日文然后改写中文,结果让我更加明白了学好语法的重要,同时再次对自己中文语死早感到了惶恐_(:зゝ∠)_

——然而即使这样也不能阻止我割腿肉自娱自乐(悲壮脸远目

所以如果有能一起讨论一起萌25的小伙伴快来勾搭这个寂寞如雪的po主_(:3」∠)_

 

P.S.中文请往下拉

 

 

二階堂大和が片手でもう一本のビールを取ろうとしているところ、隣の席にフラフラと誰かが寄ってきた。 

「あ、こりゃ面倒なやつだなぁ」と、つぶやく暇もなく、相手はすんなりと自分の肩へ頭を乗せた。

「ねぇ、ヤマトさ〜〜ん、あそびましょうよ〜〜」

耳元で甘いおねだりしている逢坂壮五は、大和にとって、言わずとも最凶の人間兵器だ。

 

正直、この状況で絡みたくなかった。

 しかし、放っておくこともできなかった。


 「ソウ、また悪酔いだな、そんで、今度は何?」

「ふふ〜、おおさまゲーム〜しましょうよ〜〜」

 「え?ちょ、待って、ソウ?2人でやるつもりなの!?」

 今度は首をかしげながら問いかける。酒のせいか、目がやや濡れたように見える。

  「うん、ダメ、なの?」 


これは必殺文句だ。

 大和は思わずため息をもらした。

 「あのさ、王様ゲームっていうのは、何人かいて、くじで役割を...」

 「あ〜了解!おかみさん、テッシュください〜〜」

  

酔っているにも関わらず壮五はテッシュ二枚を受け取って、片方に注文用の鉛筆で「王様」って書いた。そして、二枚のテッシュを折りたたんで自分の後ろで何回もシャッフルしてから、二階堂大和に見せる。

 「はい〜どうぞ〜いちまいひいてくださいねえ〜」

 「…そうくるか」

 

苦笑いながら一枚を選んだ大和。 

自分へにゃにゃしている壮五のほうを見て、ふと何か気づいた。 

でも、大和は黙ったままテッシュを開いた。

 

そこには何も書かれなかった。 

「あーあー、よりによってこれかよ〜もうー」 

「ふふ〜これでヤマトさんは、おおさまのぼくのいいなりになるのね〜わい~」 

壮五は満面の笑み。 

「で、何させるつもり?言っとくけどソウ、お兄さんは俳優なんだぞ、モノマネとかお手の物——」 

「ぼくの〜しつもんに、こたえるだけでいいんですよ〜」 

「え!?ちょ、待って——」 

「えっと、なにをきくのかな〜〜」 

「おい、今から考えるの!?」 

酔っ払い壮五に突っ込んでも無駄だと大和は知っても、ついつい突っ込んでしまった。 

「えっと、えっっと...」 

すごく真剣そうに考え込んだ壮五を見て、大和はこいつお酒覚めたかと疑う。しかし、顔の赤みといつもと違ったヘラヘラな口調からはどう見ても普段の壮五とは別人。 

そして普段の壮五が絶対に取らない行動を今取っている——

 両手を大和の首に回して顔を寄せ、大和の目を無理矢理に自分のと合わせて、すごく小さな声で呟く

  

「ヤマトさんって、いま、すきなひといるの?」

 あまりにも近い距離で囁かれたためか、一瞬大和は自分の動揺を感じた。

 

「あのさ、これ結構プライベートの話しだからさ——」

 「いるの?」

 

しつこく問いかける壮五。 

一回深呼吸して、極力に淡々と一言を吐く大和。

「…いるって答えたら?ソウはこれ知ってどうすんの?」 

目の前に、菫色の瞳が揺れた気がした。

「いや….しゅうかんしにかかれたから、ちょっとヤマトさんのことが…しんばいで…」

 

壮五が言ったのは、大和がこの前のドラマ打ち上げで、週刊誌に撮られた女優さんとのツーショットをもとにした記事。 

「.....でも、やっばりあれがほんとう…」 

壮五は目を伏せた。

 「ちょっ、ソウまで信じるなんて、勘弁してくれよ…」 

当然、大和はその女優さんとは何にもないんだが、何故か壮五がこの件に妙に噛み付いた。 

しょんぼりとなった壮五を見て、大和は申し訳ない気持ちでいっぱいだった。  

「勘違いするな、ソウ、その女優さんとは何もないんだ。」

「え、じゃ、だれ?」


——誰って、聞き出す気満々かよ

大和は苦笑いながら手持ちのビールを一口煽った。

 「ソウには言えないよ、むしろ誰にだって言わない、相手すら言う気もない」

 

——ごめんね、ソウ。

お兄さんずるい大人だから。

「え!?なんで?こくはくするのも?」 

「まぁ、恋って面倒だと思わない?ずっとこちらから遠く見守ってあげるだけでいいさ——」 

「でも、でもそれ、くやしいじゃないんですか?もしすきな人が、さきどりとか、されたら?」 

「どうかな、もしそれは自分よりもっとふさわしい相手だったら、お兄さん譲るよ……」 

「そんな…」 

「はいはい、そこまで」 


——どうせ明日起きたら、何も覚えないくせに。

 今の甘いおねだりも、微笑む表情も、絡みあう仕草も、

何もかも、アルコールのせいで、気の迷いだったのに。

なぜ今この瞬間だけは、こんなに自分の心に入ろうとするのだろう…

 

大和さんは手をポンと壮五の頭に置いて、

「お前なぁ、本当に面倒なやつ」

 

 ——でも逃げ場ぐらい、お兄さんは用意しておいたよ。 

次の瞬間、大和は誇張それ上ない演技で叫ぶ——

 「タマ——、どこにいるのタマ——、ソウ酔っ払いよ!俺を襲ってるナウ、早く来て!!お兄さん助けて!」

 「えええ!?」 

壮五は状況を全く把握できないまま、慌てて駆けつけた環に掴まれて、力ずくしで大和から引っ張っられた。

 「タマ、あとは頼むから!」

 「ごめんごめんヤマさん、もう——そーちゃんたら!!何でいつもいつもヤマさんばっか迷惑かけんの?ほん〜とムカつくなやつだもう——」

 「ちがうよ、たーくん…そんなに…よってないよ、だって——」

 「うそづけ!先は悪酔いしてヤマさんにめっちゃ絡んだじゃん!ぜったい酔ってる!」

  

嵐のような賑やかな二人が去った後、大和は居酒屋の天井をボカーンと眺める。

 

——危なかった。

 壮五の揺れた瞳を見た瞬間、全部話そうとした。

 でも、もし言ったら、居心地の良い今の関係は崩壊するだろう。

 いや、きっと崩壊するよ。

 

——だから恋が面倒だな、本当。 

見つめ合うと自分が自分でいられない。

 寄り添うともっと欲しいという貪欲が溢れる。 

失うことなんかを恐れて、弱気な人間になる。

  

大和は最初、復讐のためにこの業界に入ったけど、最近、あいつらのためにもアイドルの夢を実現させたいという気持ちが湧き始めた。 

特に背負うものの多いソウは、夢を叶えて欲しかった。 

もし自分のせいで、あいつが傷つけられたら、 

ストレスでまた倒れるとか、胃に穴開けるとか、それだけは勘弁だ。

 

——ここは、良いリーダーのキャラで通してもらおう、これで十分だろう。

 

遠く、酔った壮五を優しく扱う環を見て、大和は手持ちのビールを飲み干した。


 なぜか今日のビールは、

 やけに苦かった。

 
 

後書き:

 自分に好感を持つ壮五に対してあえて思いを封印する大和。 

大和は普段ああ見えて余裕ぶっているけど、実は恋に落ちると案外余裕ないじゃないかなぁ〜照れまくりじゃないかなwww

とりあえずちょっとかっこ悪い大和さん書いたw 

あと、恋が面倒だから〜という口癖が似合うからこの設定で書き殴ったw

酔いネタ使いやすいけど、会話になるとやや書きにくい感もある。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喧杂的居酒屋里,二阶堂大和正伸出手准备再拿一罐啤酒时,瞥见旁边座位的人摇摇晃晃地朝自己靠了过来。

 

「啊、这下可麻烦了……」

抱怨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这家伙十分自然地将头靠在了自己肩上。

「大和さ〜〜ん,陪我玩个游戏吧〜」

近在耳边撒娇呢喃的逢坂壮五,对于大和来说,某种意义上就是人形的生化武器。

说实话,不想和烂醉如泥的他独处。

 然而,却又怎么都放不下这样的他。

 

「ソウ,又喝多了吧。于是,现在是想干嘛?」

 「恩...一起来,玩国王游戏吧〜」

 「等,等下,你准备2个人玩?」

 「是的,不行,吗?」

 壮五歪着头,用那因为酒气而有些湿润的眼神看着大和。

 

必杀的撒娇出现了……

 大和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啊,所谓国王游戏,应该是有好几个人,大家抽签分配……」

 「啊〜我明白了!老板娘,麻烦给我些纸巾……」

  

明明醉得摇摇晃晃的壮五却利落地接过两枚纸巾,在其中一枚上用点菜的铅笔写下了“国王”两字。然后将两张纸巾折好,在自己身后交换了几次之后拿到了大和面前。

 「好啦,请从里面抽一枚吧~」 

「原来你的国王游戏是这样吗………」

 大和苦笑着抽了一枚。

 看着冲自己傻笑的壮五,大和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没说出口。

 打开纸巾,上面一片空白。

「啊——,怎么偏偏是这张——」 

「这样的话,大和さん,就要听我的命令啦~」 

壮五笑得阳光灿烂。

  

「好吧,想让我干嘛?先说好,お兄さん我可是演员,模仿秀什么的小菜一碟——」 

「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诶?等,等下…」

「唔…问什么好呢~~」

 「喂,你现在才开始想吗?」

 明明知道吐槽醉酒的壮五是无用功,但是就是忍不住想吐槽的大和。

「嗯?……嗯……」

 壮五似乎真的开始努力思考问题,认真得让大和一瞬怀疑他是不是酒醒了。然而,通红的脸颊和不同于平日的黏糊语气看来,这真的不是平时那个壮五。

 

况且平时的壮五绝对不会这么乱来—— 

两手绕过大和的脖子慢慢把脸凑近,强行让大和与自己对视,然后用浅浅的声音问道:

「大和さん现在——」

「有喜欢的人吗?」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大和内心动摇了一下,

 「拜托这个,真的是很私人的问题了好吗——」

 「所以有吗?」 

 壮五似乎不肯罢休。

  

深呼吸了一下,大和极力用淡然的语气回答

 「如果我说有的话呢?你知道了要怎么办?」

 近在咫尺的紫色的眼瞳,感觉似乎闪烁了一下。

 「啊,也不……就,因为之前周刊有写大和さん的事,所以有点担心……」


 壮五所说的,是大和之前参加电视剧庆功会时,被八卦周刊拍下的和女演员的双人照和以此为据的花边新闻。

 「不过,这么看来果然,是真的……?」

 壮五垂下了眼帘。

 「等,等下,怎么连ソウ你都信了,真的饶了我好吗……」

当然事实是大和与女演员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只是不知为何壮五会对这件事这么在意。

  

看着忽然变得有点低落的壮五,大和莫名心生歉意。 

「别误会了,ソウ,我和女演员之间真的没什么」 

「那,是和谁?」

 

——谁……这家伙真的不问出来不罢休吗?

 大和继续苦笑着拿起手中的啤酒,抿了一大口。

  

「我不会对你说的,ソウ,不仅是你,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包括对方本人」

 

——抱歉,ソウ

因为お兄さん是个狡猾的大人。

  

「诶,为什么不说,连告白也……」

「嘛,不觉得恋爱很麻烦吗?我只想远远的看着那个人就满足了」

「但是,但是这样,不会不甘心吗?如果喜欢的人,被其他人抢走的话——」

「嘛……如果有比我还适合对方的人,我大概就会退出吧……」 

「怎么这样……」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

  

——等明早起来,你就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明明现在的撒娇,微笑,抱紧的动作,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酒精的副作用而已, 

为什么这一瞬间,就这么想深入我的内心之中呢?

  

大和轻轻地拍了下壮五的头, 

「你啊,真的是个麻烦的家伙…」

 

——不过逃避的方法,お兄さん还是留了一手的呢。

下一秒,大和使出自己最夸张的演技大喊了起来: 

「タマ、你在哪里タマ——ソウ喝得烂醉如泥,正在醉酒袭击,快来!救你大哥!」

「诶诶诶?」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壮五整个人都懵了,下个瞬间他已经被赶到的环一把抓住,强行从大和身边拉开。

 

「タマ、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抱歉抱歉,ヤマさん,真的是——」

「そーちゃん你,怎么总!是!给ヤマさん添麻烦呢?真心让人火大——」

「我没有,……那个,我,没有醉,只是因为——」

「骗人!明明刚才醉成那样还缠着ヤマさん呢!绝对醉了!」

 
 目送着如狂风过境一般热闹的两人离开后,大和呆呆地仰望起了天花板。

——刚才好险。

 

看着壮五闪烁的目光,一瞬间想说出内心隐藏的所有真相。

然而一旦说出口,现在如此让人安心的关系大概就会不复存在了吧。

不,是肯定会消失。

 

——所以恋爱真的很麻烦,真的。 

只是对视一下而已,感觉就会失去自己。 

只是依偎一下而已,就能感到内心满溢的贪欲。

变得开始患得患失,变得弱气。

 

大和没有忘记,自己最初是因为想要复仇而进入的这个业界。

然而最近却渐渐变得想要帮助他们一起实现作为偶像的梦想。

特别是背负了许多东西的ソウ,希望他的梦想能够实现。

如果因为自己,让他受伤,或者让他因为压力倒下又胃病发作,大概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吧。

 ——所以现在,就当好自己的队长角色,足够了。

 

远远的,看到正在悉心照顾醉酒壮五的环。

 大和仰头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不知为何,

今天的啤酒格外的苦涩。

 
 
Fin.

 =========================

后记:

这是个隐约察觉到壮五也许对自己有好感,但却想要封印自己对壮五感情的大和。

因为大和平时一直是游刃有余的模样,反而在恋爱刚开始的时候会意外挺容易害羞,挺容易逃避的?

总之,凭借rabbit chat的脑洞,努力地写了一个并不帅气的大和w,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大和都很棒我喜Q/////Q

 还有就是“恋爱真的是好麻烦~”这种口头禅,总感觉非常适合大和。

最后,由衷觉得壮五醉酒梗非常好用,就是写成中文的会话文总觉得好别扭orz

 
  

以上,谢谢观看~ 

虽然感觉割自己腿肉有毒(。但是想着214的大和生日前,能不能再割篇甜一点的喂自己QwQ

 
 
 


【Idolish7】【腐向】【大壮】Christmas Eve


时隔多年的腿肉存档


p.s.感谢告知单发文字的使用方法!
--------------------------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Idolish7 二阶堂大和×逢坂壮五的同人文,大壮only 大壮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大(→)(←)壮

↑po主最爱,永不结束的互相片想(。

虽然照这个思路,这对就会一直すれ違う到天荒地老,永远没糖_(:зゝ∠)_

 

以上如果西皮和定位OK的话,有关本文还有如下雷点:

1.错别字和语死早,本文用手机打字居多各种语死早小六水平作文日语语序的中文;、

2.中日混同,很懒所以很多日文词直接拿来用,大家多包涵。

3.谜一般的各种人称转换,努力用符号区分了以至于本文的逗点折线一片混乱orz

4.略微有本篇剧情和各种卡的剧透(特别是大和off卡)

5.清水,很清水,非常清水,谁来给结局补个肉就好了(←喂

然后,也许会有轻度OOC,请看做这是po主自己的脑内人物理解请轻拍打Q_Q

以上,谢谢收看,千言万语一句话:

请吃下我这碗大壮安利(跪

PS.配合标题曲食用效果更佳

 

 

===============================

雨は夜更け過ぎに 雪へと変わるだろう~♪

 

雨点打在明亮的酒店大厅落地玻璃上,滑过流下淡淡的痕迹。

BGM不停loop这个季节定番的曲子,歌词应景得有点过分。

 

望了眼窗外,二阶堂大和叹了口气,湿冷的天气,和还没有丝毫结束迹象的立式Party,都容易让人焦虑。

 

年末年始的音番,特别是圣诞夜这天的SP Live对于刚出道不久的新人团IDOLiSH7来说,可以算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紧张的本番在团员们努力下大获成功,结束后的庆功会按业界行规自然是需要团员陪番组制片人MC各种应酬。

 

「考虑到各种原因,大和さん、壮五さん,三月さん、能麻烦大家帮着去那边应酬一下音番制片人和MC吗?我带着其他人先去和其他艺人打招呼,稍后汇合一起回去吧,拜托了!」

音番散场前经纪人冲着年长组三人合掌一鞠躬。

「总之就是陪喝是吧,没问题的交给我们!你带非战斗人员的大家先撤也行」三月一拍手腕,

「来吧,喝他个痛快」

 

——但是考虑到酒量其实只有一个战斗要员吧

回想起刚才会场外的一幕,大和内心带着一丝苦笑饮干了手中的一杯,对着刚欢谈完的新锐制片人微微低头示意:

「那明年四月的新设音番,请务必多关照我们IDOLiSH7」

「哪里哪里,二阶堂君太谦虚了,一定一定!」

 

笑着打完招呼转过身,又接过waiter递过来的一杯,看着宴会厅另一边,叹了口气。

已然烂醉模式的三月在Mister下冈等一众番组staff围观下开始了针对某大物俳优的模仿秀,人群越是爆笑,他就越是起劲,就差一个聚光灯和一个麦克风就能开三月模仿秀了。

大和扶额,走过去拉起了三月一边不好意思的和众人打招呼:

「我们团三月他喝多了,酒量不太好,见笑了。我先带他回去,一会我回来陪大家,先失陪片刻」

 

连拖带拽好不容易扯着三月到了门口,从他衣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ミツ你看rabbit chat!经纪人带着你家可爱的弟弟在酒店门口拦了辆车等你,现在两个选择,1.让你弟弟进来拉你回去;2.让你弟弟进来拽你回去」

「我...选、选3,因为我是三月」

即使喝醉也依然残留着解锁手机记忆的三月,缓慢接过手机滑开锁屏刚准备点开rabbit chat画面——

「好的成交」

大和一把抢过三月的手机打下回复:

「亲爱的弟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哥哥现在来大厅门口抱我回去,立刻马上!」

 

交接完三月,大和长舒口气回到大厅里。

好了,剩下的那个在哪里……

 

仍旧热闹的宴会厅里,仍旧loop着那首经典圣诞曲,觥筹交错。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如果是你的话,即使在人群中,也能一眼找到吧。
不知为何脑内突然闪过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负,大概今天真的喝的有点多。

大和拍了把脑袋,总之先去应付掉Mister下冈那边,再顺便找人。

 

和Mister下冈对饮的最后一杯红酒下肚,大和一边摆手一边鞠躬道别,略显狼狈的拒绝了二次会的邀请,几乎是小跑着在会场绕了一圈。

没有,哪都不在。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和无奈给经济人留言:

「时间也晚了,年下几个明天还有工作,你们先回去吧,我再找下」

「诶!?应该没事吧……那、那只能拜托大和さん了,你找到直接打车回来吧,记得要发票」

——最后也不忘提发票的经济人,お兄さん待见你,恩。

但是问题是,团员找不到了。

 

——ソウ,我找不到了。

 

 

***

大和茫然若失的走出大厅,看着走廊上的人来人往。

就和那时候一样。

觉得番组的降板全是因为自己,为了年下组员的迟到而懊悔,总是一个人背负所有的一切,然后躲开所有的人,直到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为什么总是这样?明明我就在你身边,明明可以偶尔依赖下作为leader的我不是吗?

——而我又为什么总是不能第一时间在你身边…………

 

重重的一记闷拳打在走廊墙上,路过的waitress吓了一跳,慌忙上前询问神情焦虑的大和。

「客、客人,您没事吧」

大和一把抓起waitress的肩问到:

「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瘦瘦的银白发……」

「啊,您说的是MEZZO”的逢坂さん吗?刚才好像从走廊那边上二楼去了」

来不及道谢的大和一路狂奔上了酒店二楼,依稀记得走廊尽头有个直通天台的落地移门,

难道——

 

不好的预感总是如此准确,一拉开移门就见栏杆那里趴着一个衣着单薄的人影。

「喂!ソウ、你傻吗!?雨夹雪你在天台吹风!??」

 

冲上前一把拽过单薄的壮五,下意识的解开自己的外套不由分说披在脸颊通红的团员肩上。低头看到散落在地上早已淋湿的围巾和大衣,苦笑着捡起来搭在自己一只手上,然后另一只手猛拽一把:

 

「ソウ、和お兄さん回家OK?」

 

壮五因为这突然的外力踉跄了一下,惯性栽在了大和怀里,面对眼前比自己还慌乱的大和,似乎意识到什么,他勉强重整姿势站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手指比划了一个OK

 

「いい子だ,撑住不要冻死,お兄さん这就带你回家......恩,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大和凑近似乎嘴里念念有词的壮五

 

「きっと、きみが....こない........ひとり……きりのくりす...ま……♪」

 

没等他唱完这句,大和强行连拖带拽带离了现场。

 

「说真的、ソウ、拜你和这酒店所赐,お兄さん我明年圣诞开始绝对不想再听这首歌了」

 

***

 

「ソウ捕獲完了、大家放心」

在rabbit chat留下简短的留言后、弹出的回复一片安心,其中一则这么说到:

 

「Oh,ヤマさん辛苦了,能够制服霓虹国最凶猛的生物——醉酒ミツキ,现在,又生擒迷途醉酒ソウゴ、麻吉英勇1000%,不过接下才是关键!醉酒ソウゴ才是地表最强的男人wwwww,祝你武运昌隆(点蜡烛.jpg)」

 

——要不要这么夸张

大和合上手机摇摇头,扶着带着一身酒气的壮五钻进出租车的后座,按理应该坐副驾驶的大和在司机的建议下也一起坐在后座。

 

车启动了,似乎想努力坐直的壮五摇晃摇晃着脑袋,最后还是放弃对抗地心引力选择了一个着力点——大和的肩膀,不由分说靠了过去,半个人栽在了大和怀里。

突然而来的重量让大和措手不及,两人间的距离在一瞬急剧缩短,错觉近到可以听到壮五因为醉酒而有些粗的喘气。银白色的发丝上还残存着雨水的湿气,不注意蹭到了自己脸上,有一丝丝凉意

 

——等一下,等一下

大和在内心呐喊

——お兄さん我还没有任何心理建设……

感受到自己急剧升高的体表温度,原因可能是车内空调,亦或是刚才酒的后劲,是的一定是因为酒劲才这么热.....

二阶堂大和,有点慌了。

 

前座的后视镜是怎样照出这一切的大和不太敢想,自己一定脸红得颇为狼狈,但是身为leader和拥有完美演技的男人必须和平常一样装作若无其事。

思前想后大和决定还是从这有些奇怪的姿势中解放出来,轻轻推开怀中的人:

「ソウ、这样趴在我身上不舒服吧?要不要——」

然而醉了的壮五不由分说抱住了大和,把头埋得更深,嘴里还念念有词

「大和……さん……」

「恩,怎么了ソウ、马上到宿舍了,到了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不…………拜托………你……在我身边………」

「不要走……」

 

毫无预兆的,这近在咫尺的呢喃让听话的人心跳漏了一拍。

然而怀里的人根本不理会大和的动摇,只是继续用黏糊的嗓音嘟囔着什么,仿佛猫科动物一般用头轻轻蹭着大和的胸口。

 

紧张得挺直了背却不敢随意乱动怀中人的大和,似乎想起了什么。

 

上一次周末两人同时off在家时有过一次对酌,微醉的壮五似乎也是这样,拉扯着不让自己离开他身边一步。

 

——果然还是因为叔父的原因吗?

那一次微醉的壮五偶然说起了自己见到叔父最后一面的场景:

家族的酒会上,被亲戚们围攻的叔父,最后孤身一人离开,那之后便是悄然离世的噩耗。

 

其实醉了的壮五流露出的是内心最本能的愿望,

他的撒娇与执拗,都带着对过去的自己无能为力的悔恨。

 

而知道这些的,只有那天和壮五对酌的大和而已。

 

 

思绪回到现实,感觉到怀中的人逐渐安静下来,大和默默看着壮五,犹豫着,是否要给自己一个再次推开他的理由。

车子缓缓地驶过了繁华的商业街。装点着圣诞夜的彩色流光,透过车窗玻璃照射了进来,照在了壮五脸上。

纤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然后不经意的,一滴泪水从壮五的眼角滑落——

 

那一瞬间,大和的理智断了线。

 

近乎下意识地伸出手替他拭去眼角的泪水,

然后环过他的腰,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在怀里——

 

默默地低下头,在他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真的是,拿你没办法

 

明明只要在他工作不顺利时,听听他的牢骚摸摸他的头让他加油就好;

明明只要在他因为回忆叔父的事而自责时,用温柔的话语安慰他就好;

明明只要和他开开玩笑,让总是绷紧神经的他偶尔露出微笑就好…………

 

明明有这份自信,自己的演技可以骗的了所有人。

当一个大家的お兄さん,大家的leader就好,就不会那么麻烦……

 

明明是想封印这份感情,赌上自己作为大人的狡黠和自信,不让任何人知道——

 

然而在这个寒冷的普通的冬夜,内心却膨胀起无限的贪婪,

想要抱紧他,想要温暖他,想要让这一瞬永远静止。

 

——圣诞夜的人类,是不是会变得比平时奢求更多一点?

 

「今夜为您放送的,是山下达郎的经典圣诞曲——」

车载的radio流出的不巧又是那段旋律:

 

心深く 秘めた思い、叶えられそうもない~♪

 

大和的叹息,融化在了流淌的音符里。

 

——ソウ、等这首歌的魔法消失后,不管今晚发生了什么,都忘了好吗?

 

 

 

 

***

必ず今夜は、言えそうな気がした……♪

 

逢坂壮五,做了一个决定。

 

现在是圣诞夜晚上10:40,圣诞夜SP Live结束后,和番组staff的对饮刚开始不久,但是很明显,自己的酒量是支撑不住接下来的灌酒的。

圣诞夜SP Live的总监督和担当IDOLiSH7的几位AD一杯接一杯的劝酒,而自己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接过来,然后一饮而尽。

 

感到头开始阵阵刺痛了起来,壮五想起了宴会前经纪人的话:

「壮五さん比较容易醉,加上胃不好,如果感觉身体情况一定要说出来哦,不然会特别辛苦!一定要和其他团员说,三月さん和大和さん都可以,好吗,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是的,经济人确实是这么关照自己的,如果感到撑不住了,这次一定要寻求帮助,想办法脱身。

壮五暗暗决定,这次不能在像以前一样喝得烂醉如泥,不想再给大家添那么多麻烦。

 

「逢坂さん今年不仅是IDOLiSH7,在MEZZO”也是特别活跃呢,我们番组明年也要请多关照了」

总监督又递过来一杯看上去很烈的红酒,壮五苦笑着接过来抿了一口。

「哪里哪里,真的是托监督您的福,我们才能在这么大型的番组登场,真的是万分感谢——」

说完刚想低头鞠躬示意,没想到一个趔趄,险些碰到路过送酒的waiter。

感觉到自己的狼狈,壮五对着番组staff一众轻轻点头示意离开,转身用目光寻找起了那个人。

 

——大和さん、你在哪里

 

其实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壮五感觉自己的目光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追寻着大和。

壮五给自己的理由是,因为大和是个可靠的leader,总是能在自己苦恼时恰巧出现在自己身边,在不经意间给出十分中肯的建议,永远会说些可有可无的笑话试图逗笑自己。

然后是个容易亲近的人,会经常摸自己的头。

虽然一向对身体接触苦手,但自己却并不讨厌大和的动作,反而被摸头时总会油然而生一种安心感。

所以这次壮五决定,一定要收起自己的固执,依赖下大和。同时内心暗暗期待,他这次也会察觉到自己的狼狈,伸出援助之手。

 

环顾会场的壮五,一眼扫到了Mister下冈和staff聚集的角落,此时的大和さん正一把拽起三月,满脸抱歉和众人打着招呼。

目送着大和连拖带拽半抱半扯地把三月强行带离了会场,壮五转过头轻轻叹了口气。

比起醉酒的恍惚,似乎内心泛起了其他莫名苦涩的情感,赌气地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下

 

——是的,他是大家的leader,大家的お兄さん……

脸颊发烫,壮五的直觉告诉自己想去屋外吹风。

扯下围巾脱下外套拿在手里,踉跄着走出大厅走到走廊下,在一个正在整理餐具的waitress面前停下了脚步:

「请问,这里有天台或者阳台吗?我想出去透个气」

「啊啊啊啊,是MEZOO”的壮五君……啊不对,客人您好,有的,就在二楼,往这边走就行」

无心顾及waitress那惊讶的神情,壮五只是象征性的微笑着点头道谢,然后慢慢地走去二楼。

「但是等下,客人,那个,外面现在天气很——」

背影摆摆手示意没事,只留下waitress呆呆地看着,猛然回过神:

「啊……应该要个签名的……」

 

露天阳台在酒店二楼的尽头,壮五不由分说打开落地窗走了出去。

凉意夹杂着扑面的雨点和细碎的雪花而来。

——恩,就这儿吧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酒店的BGM还在不停的loop着相同的曲子,壮五努力的回忆着,每次在冬天听到这首歌时,都是什么情景:

 

是跟着父亲一起去参加的年末商谈的酒会上?

是家族一起圣诞聚餐的意大利餐厅里?

又或者是叔父来自家做客喝酒时,用吉他弹唱的那一次?

 

啊,那次是叔父第一次在家人面前用吉他自弹自唱,说是为酒会助兴,

曲目就是这首『クリスマス・イブ』

 

然而那也是最后一次,叔父来到自己家弹唱,

因为那次酒会,是壮五最后一次见到叔父……

 

感到冰冷的雨点混杂着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回忆让壮五有些恍惚。

突然一阵寒风卷过,手里的围巾和外套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最后喝的那杯烈性红酒的酒劲似乎一口气涌了上来。

壮五眼前一黑,有种想吐的感觉。

勉强用手撑住了栏杆,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着抗议着,然而脚却不听使唤的挪不开一步。

 

如果就这么消失在这夜色里,

也不会被谁发现吧。

和叔父那时一样……

 

 

***

感觉到有人影飞扑过来,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

壮五只知道那个人给自己披了外套,还拽自己拽得那么用力以致于差点摔倒在他怀里。

有种安心感在自己周围弥漫开来,但壮五残存的理性还是提醒自己不要给对方添麻烦,挣扎着竖起身子,定睛看了看眼前喘着粗气的人。

 

——啊,是大和さん

被雨点打湿的镜片,折射出他焦虑的眼神,好像在说要带自己回去。

 

比出一个OK的手势后,不由分说被拽起向屋内走。

努力想要解释下什么,但是脑中似乎全是那首曲子,最后一点记忆似乎都融化在了这段旋律里。

巨大的温暖的安心感包围下,壮五慢慢闭上了眼睛。

感觉旁边的大和似乎叹了口气。

 

——是啊,我又给他添麻烦了呢。

我总是这样给他添麻烦,会不会有一天他会厌烦这样的我?

毕竟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团员,

普通的……团员……

而…已……

 

まだ消え残る、君への思い、夜へと降り続く~♪

 

***

壮五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壮五回到了少年时代。

一个落雪的夜晚,家中的暖炉旁,叔父抱着吉他轻轻弹唱,幼小的自己就这么靠在叔父肩上,听他唱歌,满满的都是温暖和安心。

梦里的叔父弹完一曲想要离开,壮五慌忙一把抱紧叔父,脸深深埋在叔父的怀里,嚷嚷着叔父不要走,再弹一曲。

叔父笑了笑,摸了摸壮五的头,说了声再见。

 

如果那天能够阻止大家的谩骂就好了,

如果那天能够告诉叔父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如果那天能够不让叔父独自一人离开就好了,

 

如果……如果……

 

即使是在梦里,壮五也感到了,眼泪从自己眼角滑落。

然后,有一个温热的臂膀,紧紧的环绕着自己。

 

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这神圣之夜,

说不清冰与热的,这伤感而温暖的现实……

 

Silent Night~Holy Night~♪

 

壮五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似乎又回到了室外,视线因为落雪而有些模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只有耳边粗重的呼吸让自己猛然间意识到目前的体态——

双脚悬空,在谁的怀里。

 

「诶!??」

不自觉叫出了声音,然后意识到自己正被大和抱着,确切的说,是被公主抱着。

 

「等,等,下,大,大和さん,这,这……」

「啊,ソウ、おはよー,刚才出租车开到路口,因为积雪不方便开进来,所以我和司机商量了下,就先下车了」

「等下,可是,那个……」

壮五慌乱的松开了抱着大和的手,试图从他怀里挣脱。

 

「おっと,别乱动哦!不小心摔下来把我们人气团员摔受伤的话,我回去会被马内甲给手撕掉哦」

即使喘着粗气却依然语气轻松,仿佛没事一样的大和,低头饶有趣味地看着怀中拼命挣扎的壮五。

「而且你酒还没醒透吧,走得动么?」

 

「但是那个……」

壮五满脸通红的低下头不敢和大和对视。确实腿还是有点软,但是顾不得这些了:

「这次果然还是给大和さん添了好多麻烦,我真的是……」

 

「没事啊,没几步就要到了,况且抱人什么的我挺擅长的。嘛,虽然说比起团员我更喜欢抱妹子就是了」

 

——果然,是在暗示我给他添了麻烦吗?

壮五满心无限的懊恼。

「真的万分抱歉,请原谅我这样的失态……」

壮五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吐出了几个词,努力欠了欠身子向抱着自己的人表示歉意。

 

听到了壮五无比见外的道歉,大和忍不住笑了起来。

「喂喂,这敬语怎么回事啦,结果还是酒醒了吗?什么嘛,地表最强模式也就这么短时间?お兄さん还没欣赏够呢」

「…………」

——最强什么的,是在说自己醉酒后的丑态吗?

壮五的脸又开始滚滚发烫,记忆消失掉的那段时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大和觉得这么好笑。

 

看到一脸沮丧得说不出话的壮五,大和却丝毫没有嘴下留情的意思:

「想下来吗?可是刚才在车里还赖着我不放呢?没事哦,如果要撒娇这里一直都有宽阔的胸膛在这里等着呢」

 

「……大和さん,我不是,那个,其实——」

 

「ソウ、你是不是瘦了,为什么明明是同性,抱着却这么轻?」

大和突然打断了壮五的解释,用异常冷静的语气抛出了疑问。

突然的语气转换让壮五感到了困惑,然而如此认真的提问,壮五只能老实的回答;

「恩,也许……最近为了年末各种音番,一直和环君1对1排练,没怎么注意过饮食」

「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好吗,ソウ?别再像上次一样胃病发作了。还有不管有什么事,记得不要自己硬抗,和お兄さん说。这些就算是和身为Leader的我的约定了,OK吗?」

「恩……恩!」

 

说不出为什么,虽然和以前一样开着没有营养的玩笑,和以前一样像老爹一样嘱咐个没完,但是壮五很明显的感觉到,今晚的大和比以往的都温柔很多。

 

——大概是我的错觉吧,一定是的。

壮五轻轻摇了摇头,压抑住了那又快涌上心头的情感。

 

「好啦,就让我把你抱到宿舍门口为止吧!」

 

宿舍的大门远远的出现在视线里,那一瞬间,壮五第一次感受到心里的不舍。

 

「那就、麻烦了……」

壮五的双手重新抱紧了大和。

安静的雪夜,只有踩过雪地的脚步声,还有两人的呼吸,

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

 

仿佛回应期待一般的,大和也默默抱紧了壮五。

「什么嘛,看来还是有点醉的嘛」

大和微笑着嘟囔到。

 

壮五不再反驳,只是默默地听着雪地里大和的脚步。

 

因为是大和さん,才能无条件接受这个状况下这么任性的自己。

是的,能够对自己这么温柔,

大概也只是因为自己是他口中「人气的团员」吧……

 

***

街角にはChristmas Tree 銀色のきらめき~♪

 

快到宿舍门口时,街角传来了熟悉的旋律。

 

「大和さん」

「恩?」

「听过这首歌么?」

「ソウ、你把当お兄さん什么了,今天到处都在放,放了一天了」

「我很喜欢这首歌」

「好吧,我今天不是很喜欢这首歌」

「诶?是吗?」

「大概是吧」

「残念、我可是会唱呢!」

「恩、お兄さん知道哦~」

「为什么大和さん会知道?」

「大人的秘~密~」大和有些得意的推了推眼镜。

「Merry Christmas、ソウ」

「恩、大和さん也Merry Christmas」

「虽然お兄さん我早已经过了信圣诞老人的年纪了,不过还是希望有圣诞老人能实现ソウ的愿望呢」

「啊,其实有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呢」

「喂喂,都是什么愿望呀?不告诉你最亲爱的お兄さん一下吗?」

「大人的秘~密~」

说完这句,壮五和大和同时笑了起来。

 

Silent Night~Holy Night~♪

 

——想一辈子记住,这温暖的,和你在一起的夜晚

——希望明年,也能一起度过,哪怕只有一瞬也好。

 

 

Fin.
2015.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