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酒とタバスコ

IDOLiSH7/逢坂壮五/有大壮(25)粮可以吃下三碗饭/偶尔化身“二阶堂大和为什么这么苏bot”

【Idolish7】【腐向】【大壮】Christmas Eve


时隔多年的腿肉存档


p.s.感谢告知单发文字的使用方法!
--------------------------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Idolish7 二阶堂大和×逢坂壮五的同人文,大壮only 大壮

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大(→)(←)壮

↑po主最爱,永不结束的互相片想(。

虽然照这个思路,这对就会一直すれ違う到天荒地老,永远没糖_(:зゝ∠)_

 

以上如果西皮和定位OK的话,有关本文还有如下雷点:

1.错别字和语死早,本文用手机打字居多各种语死早小六水平作文日语语序的中文;、

2.中日混同,很懒所以很多日文词直接拿来用,大家多包涵。

3.谜一般的各种人称转换,努力用符号区分了以至于本文的逗点折线一片混乱orz

4.略微有本篇剧情和各种卡的剧透(特别是大和off卡)

5.清水,很清水,非常清水,谁来给结局补个肉就好了(←喂

然后,也许会有轻度OOC,请看做这是po主自己的脑内人物理解请轻拍打Q_Q

以上,谢谢收看,千言万语一句话:

请吃下我这碗大壮安利(跪

PS.配合标题曲食用效果更佳

 

 

===============================

雨は夜更け過ぎに 雪へと変わるだろう~♪

 

雨点打在明亮的酒店大厅落地玻璃上,滑过流下淡淡的痕迹。

BGM不停loop这个季节定番的曲子,歌词应景得有点过分。

 

望了眼窗外,二阶堂大和叹了口气,湿冷的天气,和还没有丝毫结束迹象的立式Party,都容易让人焦虑。

 

年末年始的音番,特别是圣诞夜这天的SP Live对于刚出道不久的新人团IDOLiSH7来说,可以算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紧张的本番在团员们努力下大获成功,结束后的庆功会按业界行规自然是需要团员陪番组制片人MC各种应酬。

 

「考虑到各种原因,大和さん、壮五さん,三月さん、能麻烦大家帮着去那边应酬一下音番制片人和MC吗?我带着其他人先去和其他艺人打招呼,稍后汇合一起回去吧,拜托了!」

音番散场前经纪人冲着年长组三人合掌一鞠躬。

「总之就是陪喝是吧,没问题的交给我们!你带非战斗人员的大家先撤也行」三月一拍手腕,

「来吧,喝他个痛快」

 

——但是考虑到酒量其实只有一个战斗要员吧

回想起刚才会场外的一幕,大和内心带着一丝苦笑饮干了手中的一杯,对着刚欢谈完的新锐制片人微微低头示意:

「那明年四月的新设音番,请务必多关照我们IDOLiSH7」

「哪里哪里,二阶堂君太谦虚了,一定一定!」

 

笑着打完招呼转过身,又接过waiter递过来的一杯,看着宴会厅另一边,叹了口气。

已然烂醉模式的三月在Mister下冈等一众番组staff围观下开始了针对某大物俳优的模仿秀,人群越是爆笑,他就越是起劲,就差一个聚光灯和一个麦克风就能开三月模仿秀了。

大和扶额,走过去拉起了三月一边不好意思的和众人打招呼:

「我们团三月他喝多了,酒量不太好,见笑了。我先带他回去,一会我回来陪大家,先失陪片刻」

 

连拖带拽好不容易扯着三月到了门口,从他衣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ミツ你看rabbit chat!经纪人带着你家可爱的弟弟在酒店门口拦了辆车等你,现在两个选择,1.让你弟弟进来拉你回去;2.让你弟弟进来拽你回去」

「我...选、选3,因为我是三月」

即使喝醉也依然残留着解锁手机记忆的三月,缓慢接过手机滑开锁屏刚准备点开rabbit chat画面——

「好的成交」

大和一把抢过三月的手机打下回复:

「亲爱的弟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哥哥现在来大厅门口抱我回去,立刻马上!」

 

交接完三月,大和长舒口气回到大厅里。

好了,剩下的那个在哪里……

 

仍旧热闹的宴会厅里,仍旧loop着那首经典圣诞曲,觥筹交错。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如果是你的话,即使在人群中,也能一眼找到吧。
不知为何脑内突然闪过这种莫名其妙的自负,大概今天真的喝的有点多。

大和拍了把脑袋,总之先去应付掉Mister下冈那边,再顺便找人。

 

和Mister下冈对饮的最后一杯红酒下肚,大和一边摆手一边鞠躬道别,略显狼狈的拒绝了二次会的邀请,几乎是小跑着在会场绕了一圈。

没有,哪都不在。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和无奈给经济人留言:

「时间也晚了,年下几个明天还有工作,你们先回去吧,我再找下」

「诶!?应该没事吧……那、那只能拜托大和さん了,你找到直接打车回来吧,记得要发票」

——最后也不忘提发票的经济人,お兄さん待见你,恩。

但是问题是,团员找不到了。

 

——ソウ,我找不到了。

 

 

***

大和茫然若失的走出大厅,看着走廊上的人来人往。

就和那时候一样。

觉得番组的降板全是因为自己,为了年下组员的迟到而懊悔,总是一个人背负所有的一切,然后躲开所有的人,直到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为什么总是这样?明明我就在你身边,明明可以偶尔依赖下作为leader的我不是吗?

——而我又为什么总是不能第一时间在你身边…………

 

重重的一记闷拳打在走廊墙上,路过的waitress吓了一跳,慌忙上前询问神情焦虑的大和。

「客、客人,您没事吧」

大和一把抓起waitress的肩问到:

「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瘦瘦的银白发……」

「啊,您说的是MEZZO”的逢坂さん吗?刚才好像从走廊那边上二楼去了」

来不及道谢的大和一路狂奔上了酒店二楼,依稀记得走廊尽头有个直通天台的落地移门,

难道——

 

不好的预感总是如此准确,一拉开移门就见栏杆那里趴着一个衣着单薄的人影。

「喂!ソウ、你傻吗!?雨夹雪你在天台吹风!??」

 

冲上前一把拽过单薄的壮五,下意识的解开自己的外套不由分说披在脸颊通红的团员肩上。低头看到散落在地上早已淋湿的围巾和大衣,苦笑着捡起来搭在自己一只手上,然后另一只手猛拽一把:

 

「ソウ、和お兄さん回家OK?」

 

壮五因为这突然的外力踉跄了一下,惯性栽在了大和怀里,面对眼前比自己还慌乱的大和,似乎意识到什么,他勉强重整姿势站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手指比划了一个OK

 

「いい子だ,撑住不要冻死,お兄さん这就带你回家......恩,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大和凑近似乎嘴里念念有词的壮五

 

「きっと、きみが....こない........ひとり……きりのくりす...ま……♪」

 

没等他唱完这句,大和强行连拖带拽带离了现场。

 

「说真的、ソウ、拜你和这酒店所赐,お兄さん我明年圣诞开始绝对不想再听这首歌了」

 

***

 

「ソウ捕獲完了、大家放心」

在rabbit chat留下简短的留言后、弹出的回复一片安心,其中一则这么说到:

 

「Oh,ヤマさん辛苦了,能够制服霓虹国最凶猛的生物——醉酒ミツキ,现在,又生擒迷途醉酒ソウゴ、麻吉英勇1000%,不过接下才是关键!醉酒ソウゴ才是地表最强的男人wwwww,祝你武运昌隆(点蜡烛.jpg)」

 

——要不要这么夸张

大和合上手机摇摇头,扶着带着一身酒气的壮五钻进出租车的后座,按理应该坐副驾驶的大和在司机的建议下也一起坐在后座。

 

车启动了,似乎想努力坐直的壮五摇晃摇晃着脑袋,最后还是放弃对抗地心引力选择了一个着力点——大和的肩膀,不由分说靠了过去,半个人栽在了大和怀里。

突然而来的重量让大和措手不及,两人间的距离在一瞬急剧缩短,错觉近到可以听到壮五因为醉酒而有些粗的喘气。银白色的发丝上还残存着雨水的湿气,不注意蹭到了自己脸上,有一丝丝凉意

 

——等一下,等一下

大和在内心呐喊

——お兄さん我还没有任何心理建设……

感受到自己急剧升高的体表温度,原因可能是车内空调,亦或是刚才酒的后劲,是的一定是因为酒劲才这么热.....

二阶堂大和,有点慌了。

 

前座的后视镜是怎样照出这一切的大和不太敢想,自己一定脸红得颇为狼狈,但是身为leader和拥有完美演技的男人必须和平常一样装作若无其事。

思前想后大和决定还是从这有些奇怪的姿势中解放出来,轻轻推开怀中的人:

「ソウ、这样趴在我身上不舒服吧?要不要——」

然而醉了的壮五不由分说抱住了大和,把头埋得更深,嘴里还念念有词

「大和……さん……」

「恩,怎么了ソウ、马上到宿舍了,到了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不…………拜托………你……在我身边………」

「不要走……」

 

毫无预兆的,这近在咫尺的呢喃让听话的人心跳漏了一拍。

然而怀里的人根本不理会大和的动摇,只是继续用黏糊的嗓音嘟囔着什么,仿佛猫科动物一般用头轻轻蹭着大和的胸口。

 

紧张得挺直了背却不敢随意乱动怀中人的大和,似乎想起了什么。

 

上一次周末两人同时off在家时有过一次对酌,微醉的壮五似乎也是这样,拉扯着不让自己离开他身边一步。

 

——果然还是因为叔父的原因吗?

那一次微醉的壮五偶然说起了自己见到叔父最后一面的场景:

家族的酒会上,被亲戚们围攻的叔父,最后孤身一人离开,那之后便是悄然离世的噩耗。

 

其实醉了的壮五流露出的是内心最本能的愿望,

他的撒娇与执拗,都带着对过去的自己无能为力的悔恨。

 

而知道这些的,只有那天和壮五对酌的大和而已。

 

 

思绪回到现实,感觉到怀中的人逐渐安静下来,大和默默看着壮五,犹豫着,是否要给自己一个再次推开他的理由。

车子缓缓地驶过了繁华的商业街。装点着圣诞夜的彩色流光,透过车窗玻璃照射了进来,照在了壮五脸上。

纤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然后不经意的,一滴泪水从壮五的眼角滑落——

 

那一瞬间,大和的理智断了线。

 

近乎下意识地伸出手替他拭去眼角的泪水,

然后环过他的腰,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在怀里——

 

默默地低下头,在他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真的是,拿你没办法

 

明明只要在他工作不顺利时,听听他的牢骚摸摸他的头让他加油就好;

明明只要在他因为回忆叔父的事而自责时,用温柔的话语安慰他就好;

明明只要和他开开玩笑,让总是绷紧神经的他偶尔露出微笑就好…………

 

明明有这份自信,自己的演技可以骗的了所有人。

当一个大家的お兄さん,大家的leader就好,就不会那么麻烦……

 

明明是想封印这份感情,赌上自己作为大人的狡黠和自信,不让任何人知道——

 

然而在这个寒冷的普通的冬夜,内心却膨胀起无限的贪婪,

想要抱紧他,想要温暖他,想要让这一瞬永远静止。

 

——圣诞夜的人类,是不是会变得比平时奢求更多一点?

 

「今夜为您放送的,是山下达郎的经典圣诞曲——」

车载的radio流出的不巧又是那段旋律:

 

心深く 秘めた思い、叶えられそうもない~♪

 

大和的叹息,融化在了流淌的音符里。

 

——ソウ、等这首歌的魔法消失后,不管今晚发生了什么,都忘了好吗?

 

 

 

 

***

必ず今夜は、言えそうな気がした……♪

 

逢坂壮五,做了一个决定。

 

现在是圣诞夜晚上10:40,圣诞夜SP Live结束后,和番组staff的对饮刚开始不久,但是很明显,自己的酒量是支撑不住接下来的灌酒的。

圣诞夜SP Live的总监督和担当IDOLiSH7的几位AD一杯接一杯的劝酒,而自己只能保持礼貌的微笑接过来,然后一饮而尽。

 

感到头开始阵阵刺痛了起来,壮五想起了宴会前经纪人的话:

「壮五さん比较容易醉,加上胃不好,如果感觉身体情况一定要说出来哦,不然会特别辛苦!一定要和其他团员说,三月さん和大和さん都可以,好吗,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是的,经济人确实是这么关照自己的,如果感到撑不住了,这次一定要寻求帮助,想办法脱身。

壮五暗暗决定,这次不能在像以前一样喝得烂醉如泥,不想再给大家添那么多麻烦。

 

「逢坂さん今年不仅是IDOLiSH7,在MEZZO”也是特别活跃呢,我们番组明年也要请多关照了」

总监督又递过来一杯看上去很烈的红酒,壮五苦笑着接过来抿了一口。

「哪里哪里,真的是托监督您的福,我们才能在这么大型的番组登场,真的是万分感谢——」

说完刚想低头鞠躬示意,没想到一个趔趄,险些碰到路过送酒的waiter。

感觉到自己的狼狈,壮五对着番组staff一众轻轻点头示意离开,转身用目光寻找起了那个人。

 

——大和さん、你在哪里

 

其实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壮五感觉自己的目光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追寻着大和。

壮五给自己的理由是,因为大和是个可靠的leader,总是能在自己苦恼时恰巧出现在自己身边,在不经意间给出十分中肯的建议,永远会说些可有可无的笑话试图逗笑自己。

然后是个容易亲近的人,会经常摸自己的头。

虽然一向对身体接触苦手,但自己却并不讨厌大和的动作,反而被摸头时总会油然而生一种安心感。

所以这次壮五决定,一定要收起自己的固执,依赖下大和。同时内心暗暗期待,他这次也会察觉到自己的狼狈,伸出援助之手。

 

环顾会场的壮五,一眼扫到了Mister下冈和staff聚集的角落,此时的大和さん正一把拽起三月,满脸抱歉和众人打着招呼。

目送着大和连拖带拽半抱半扯地把三月强行带离了会场,壮五转过头轻轻叹了口气。

比起醉酒的恍惚,似乎内心泛起了其他莫名苦涩的情感,赌气地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下

 

——是的,他是大家的leader,大家的お兄さん……

脸颊发烫,壮五的直觉告诉自己想去屋外吹风。

扯下围巾脱下外套拿在手里,踉跄着走出大厅走到走廊下,在一个正在整理餐具的waitress面前停下了脚步:

「请问,这里有天台或者阳台吗?我想出去透个气」

「啊啊啊啊,是MEZOO”的壮五君……啊不对,客人您好,有的,就在二楼,往这边走就行」

无心顾及waitress那惊讶的神情,壮五只是象征性的微笑着点头道谢,然后慢慢地走去二楼。

「但是等下,客人,那个,外面现在天气很——」

背影摆摆手示意没事,只留下waitress呆呆地看着,猛然回过神:

「啊……应该要个签名的……」

 

露天阳台在酒店二楼的尽头,壮五不由分说打开落地窗走了出去。

凉意夹杂着扑面的雨点和细碎的雪花而来。

——恩,就这儿吧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酒店的BGM还在不停的loop着相同的曲子,壮五努力的回忆着,每次在冬天听到这首歌时,都是什么情景:

 

是跟着父亲一起去参加的年末商谈的酒会上?

是家族一起圣诞聚餐的意大利餐厅里?

又或者是叔父来自家做客喝酒时,用吉他弹唱的那一次?

 

啊,那次是叔父第一次在家人面前用吉他自弹自唱,说是为酒会助兴,

曲目就是这首『クリスマス・イブ』

 

然而那也是最后一次,叔父来到自己家弹唱,

因为那次酒会,是壮五最后一次见到叔父……

 

感到冰冷的雨点混杂着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回忆让壮五有些恍惚。

突然一阵寒风卷过,手里的围巾和外套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最后喝的那杯烈性红酒的酒劲似乎一口气涌了上来。

壮五眼前一黑,有种想吐的感觉。

勉强用手撑住了栏杆,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着抗议着,然而脚却不听使唤的挪不开一步。

 

如果就这么消失在这夜色里,

也不会被谁发现吧。

和叔父那时一样……

 

 

***

感觉到有人影飞扑过来,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

壮五只知道那个人给自己披了外套,还拽自己拽得那么用力以致于差点摔倒在他怀里。

有种安心感在自己周围弥漫开来,但壮五残存的理性还是提醒自己不要给对方添麻烦,挣扎着竖起身子,定睛看了看眼前喘着粗气的人。

 

——啊,是大和さん

被雨点打湿的镜片,折射出他焦虑的眼神,好像在说要带自己回去。

 

比出一个OK的手势后,不由分说被拽起向屋内走。

努力想要解释下什么,但是脑中似乎全是那首曲子,最后一点记忆似乎都融化在了这段旋律里。

巨大的温暖的安心感包围下,壮五慢慢闭上了眼睛。

感觉旁边的大和似乎叹了口气。

 

——是啊,我又给他添麻烦了呢。

我总是这样给他添麻烦,会不会有一天他会厌烦这样的我?

毕竟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团员,

普通的……团员……

而…已……

 

まだ消え残る、君への思い、夜へと降り続く~♪

 

***

壮五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壮五回到了少年时代。

一个落雪的夜晚,家中的暖炉旁,叔父抱着吉他轻轻弹唱,幼小的自己就这么靠在叔父肩上,听他唱歌,满满的都是温暖和安心。

梦里的叔父弹完一曲想要离开,壮五慌忙一把抱紧叔父,脸深深埋在叔父的怀里,嚷嚷着叔父不要走,再弹一曲。

叔父笑了笑,摸了摸壮五的头,说了声再见。

 

如果那天能够阻止大家的谩骂就好了,

如果那天能够告诉叔父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如果那天能够不让叔父独自一人离开就好了,

 

如果……如果……

 

即使是在梦里,壮五也感到了,眼泪从自己眼角滑落。

然后,有一个温热的臂膀,紧紧的环绕着自己。

 

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这神圣之夜,

说不清冰与热的,这伤感而温暖的现实……

 

Silent Night~Holy Night~♪

 

壮五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似乎又回到了室外,视线因为落雪而有些模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只有耳边粗重的呼吸让自己猛然间意识到目前的体态——

双脚悬空,在谁的怀里。

 

「诶!??」

不自觉叫出了声音,然后意识到自己正被大和抱着,确切的说,是被公主抱着。

 

「等,等,下,大,大和さん,这,这……」

「啊,ソウ、おはよー,刚才出租车开到路口,因为积雪不方便开进来,所以我和司机商量了下,就先下车了」

「等下,可是,那个……」

壮五慌乱的松开了抱着大和的手,试图从他怀里挣脱。

 

「おっと,别乱动哦!不小心摔下来把我们人气团员摔受伤的话,我回去会被马内甲给手撕掉哦」

即使喘着粗气却依然语气轻松,仿佛没事一样的大和,低头饶有趣味地看着怀中拼命挣扎的壮五。

「而且你酒还没醒透吧,走得动么?」

 

「但是那个……」

壮五满脸通红的低下头不敢和大和对视。确实腿还是有点软,但是顾不得这些了:

「这次果然还是给大和さん添了好多麻烦,我真的是……」

 

「没事啊,没几步就要到了,况且抱人什么的我挺擅长的。嘛,虽然说比起团员我更喜欢抱妹子就是了」

 

——果然,是在暗示我给他添了麻烦吗?

壮五满心无限的懊恼。

「真的万分抱歉,请原谅我这样的失态……」

壮五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吐出了几个词,努力欠了欠身子向抱着自己的人表示歉意。

 

听到了壮五无比见外的道歉,大和忍不住笑了起来。

「喂喂,这敬语怎么回事啦,结果还是酒醒了吗?什么嘛,地表最强模式也就这么短时间?お兄さん还没欣赏够呢」

「…………」

——最强什么的,是在说自己醉酒后的丑态吗?

壮五的脸又开始滚滚发烫,记忆消失掉的那段时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大和觉得这么好笑。

 

看到一脸沮丧得说不出话的壮五,大和却丝毫没有嘴下留情的意思:

「想下来吗?可是刚才在车里还赖着我不放呢?没事哦,如果要撒娇这里一直都有宽阔的胸膛在这里等着呢」

 

「……大和さん,我不是,那个,其实——」

 

「ソウ、你是不是瘦了,为什么明明是同性,抱着却这么轻?」

大和突然打断了壮五的解释,用异常冷静的语气抛出了疑问。

突然的语气转换让壮五感到了困惑,然而如此认真的提问,壮五只能老实的回答;

「恩,也许……最近为了年末各种音番,一直和环君1对1排练,没怎么注意过饮食」

「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好吗,ソウ?别再像上次一样胃病发作了。还有不管有什么事,记得不要自己硬抗,和お兄さん说。这些就算是和身为Leader的我的约定了,OK吗?」

「恩……恩!」

 

说不出为什么,虽然和以前一样开着没有营养的玩笑,和以前一样像老爹一样嘱咐个没完,但是壮五很明显的感觉到,今晚的大和比以往的都温柔很多。

 

——大概是我的错觉吧,一定是的。

壮五轻轻摇了摇头,压抑住了那又快涌上心头的情感。

 

「好啦,就让我把你抱到宿舍门口为止吧!」

 

宿舍的大门远远的出现在视线里,那一瞬间,壮五第一次感受到心里的不舍。

 

「那就、麻烦了……」

壮五的双手重新抱紧了大和。

安静的雪夜,只有踩过雪地的脚步声,还有两人的呼吸,

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

 

仿佛回应期待一般的,大和也默默抱紧了壮五。

「什么嘛,看来还是有点醉的嘛」

大和微笑着嘟囔到。

 

壮五不再反驳,只是默默地听着雪地里大和的脚步。

 

因为是大和さん,才能无条件接受这个状况下这么任性的自己。

是的,能够对自己这么温柔,

大概也只是因为自己是他口中「人气的团员」吧……

 

***

街角にはChristmas Tree 銀色のきらめき~♪

 

快到宿舍门口时,街角传来了熟悉的旋律。

 

「大和さん」

「恩?」

「听过这首歌么?」

「ソウ、你把当お兄さん什么了,今天到处都在放,放了一天了」

「我很喜欢这首歌」

「好吧,我今天不是很喜欢这首歌」

「诶?是吗?」

「大概是吧」

「残念、我可是会唱呢!」

「恩、お兄さん知道哦~」

「为什么大和さん会知道?」

「大人的秘~密~」大和有些得意的推了推眼镜。

「Merry Christmas、ソウ」

「恩、大和さん也Merry Christmas」

「虽然お兄さん我早已经过了信圣诞老人的年纪了,不过还是希望有圣诞老人能实现ソウ的愿望呢」

「啊,其实有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呢」

「喂喂,都是什么愿望呀?不告诉你最亲爱的お兄さん一下吗?」

「大人的秘~密~」

说完这句,壮五和大和同时笑了起来。

 

Silent Night~Holy Night~♪

 

——想一辈子记住,这温暖的,和你在一起的夜晚

——希望明年,也能一起度过,哪怕只有一瞬也好。

 

 

Fin.
2015.12.29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