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酒とタバスコ

IDOLiSH7/逢坂壮五/有大壮(25)粮可以吃下三碗饭/偶尔化身“二阶堂大和为什么这么苏bot”

【idolish7】【525】闇堕ち


这次i7警察的坏人设定paro,525
OOC且无视部分官方设定,错别字,语死早,药物暗示,抖S养得累壮五,从始至终任人宰割的大和

本想开个快车,然而并没有驾照…………
总之没头没脑没逻辑,就是52日纪念写着玩w
真的,抖S养得累是很美味的(´∀`)
第一次写这种play,感谢官方这个带感的设定(合掌)


闇堕ち

…………
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大和定睛确认了下自己的处境。
自己正坐在可以旋转的老板椅上,眼前是昏暗的仓库,装满紫色液体的器皿杂乱的排列在斜对面的长桌上,室内散发出诡异的芬芳。
面前的办公桌上散落着各种图纸写满了化学公式,一袭白衣的银发男子背对着自己坐在桌上,手里似乎正在摆弄着什么。

这里是国际犯罪组织的分支团体CODE 256的秘密基地。
对于CODE 256的头领二阶堂大和来说,这些本该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日常风景——
只是现在的自己,正双手被紧缚在椅子把手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意识的想挣脱紧缚,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ソウ,你这是!?”
“大和さん,终于醒了吗?”
听到了大和慌乱的呼喊,被叫做ソウ的银发男子不紧不慢地回过头,露出粲然微笑。
“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过去强行叫醒了呢”
说话间银发男子站了起来,慢慢走向大和,露出了手中的注射器朝他晃了一晃。

大和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眼前的男子名叫逢坂壮五,CODE 256的药品研发兼处刑担当,自己的部下。
白天是爱七医院里温柔善解人意的小儿科医生,夜里是和自己一起手染献血的杀人狂魔。

明明几小时前还在车内一起筹划着,准备将爱七署的警察一网打尽,然而现在却是自己被绑着。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大和努力回忆,却只觉得头痛欲裂。

“所以リク呢,人质抓到了吗?”
“当然了,boss的命令我怎么会怠慢”
壮五走到大和身边。
“嘛,只不过除了陸くん,还有ナギくん我也一起绑了。两人都在后车座里睡的挺香,大概一时半会醒不了吧。“
弯下腰看着面色惨白的大和,壮五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你说,等他们醒了发现自己和敌人很亲密的绑在一起,会不会很惊讶呢,ふふ~”
说着壮五用手指轻轻摆弄起了大和的鬓发。
“你这个混蛋到底在想什么!?”
大和忍不住起身,然而身下的椅子只是略晃了一下,仿佛宣告着这次是无用的挣扎。
“クソ……”大和猛地撇过头,想要避开壮五的手指。
“平时那么谨慎的大和さん也有疏忽的时候呢。为什么都没发现呢?”
有些遗憾的看着发丝从指间滑过,壮五起身坐回办公桌上,从正面饶有趣味地俯视着意欲挣扎的大和。
大和极力避开那视线,开始拼凑起记忆的碎片。

——两小时前,行动刚开始前。
刚从警署出来的自己准备上车换上夜行装备,和率先出发的ナギ汇合。
刚上车,前座的壮五便微笑着转过头,递过了自己最爱喝的罐装咖啡。
“辛苦了,接下来的行动也拜托了!我会和一开始说好的一样在车里随时待机”
那时的大和轻信了那个温柔无垢的笑容,毫无怀疑地喝下了那罐咖啡。

现在想来,里面大概勾兑了安眠药和让人肌肉无力的药物。
那时的笑容和现在眼前这个魔性的笑容,完全不同。
如此自然的切换这两种截然相反的人格,这演技明明出自自己的调教,却最终骗过了自己,简直天大的讽刺。
想着大和摇了摇头露出自弃的苦笑。
“为什么要背叛我,ソウ,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东西吗?其实很简单”

说着壮五上前解开了捆绑大和的绳子,大和正欲挣脱,手腕却被壮五一把抓住。
下一秒他整个人被重重地压在了桌上,图纸散落了一地。
壮五上前整个人跨坐在大和身上,大和再次进入了无法动弹的体势。
明明体格优于对方,却因为药物反应完全使不出力,这种形势的反差让大和内心更加绝望。

“既然ソウ你这样恨我,不如直接用你擅长的毒药做个了断?“
天花板昏暗的灯光此时却异常晃眼,与其耻辱地被人玩弄,不如一了百了。
大和紧盯着跨在自己身上的壮五,回应他的却是冰凉而妖艳的眼神。

“大和さん,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
壮五笑出了声,然而在大和看来他的眼里丝毫没有笑意。
“你还记得我们的初次相遇吗?”

纤长的指尖拂过大和的面庞。
“20岁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如果和你走的话,可以保全陸くん和我们的母亲。”
手指慢慢向下侵入,不紧不慢地描绘着大和锁骨的轮廓。有些冰凉的指尖让大和全身微颤了一下。

“可是母亲因为你们组织内部冲突死于非命,陸くん也因为自身的特殊能力成了人质目标,整天被组织各个分部当做猎物争来抢去。”
“所以你现在要对我复仇吗?“
大和放弃了抵抗,任由壮五的玩弄。
“复仇?怎么会,我感谢大和さん还来不及”

——什么!?大和心中瞬间冒出无数问号。
当年跪在自己面前请求放过家人的好青年,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一脸困惑的大和,壮五嘴角轻轻上扬,开始一点点解开大和衬衫的纽扣。
解开扣子的动作如此撩拨,大和感到那纤长指尖游走在自己胸口,这若有似无的刺激,让身体拾获了异样的快感。
“如果不那样说的话,怎么能骗过所有人”

大和的额头开始渗出细汗。
自己一手把这个性格温和的青年调教成了冷血的杀手,因为他行事细心冷静而深得自己的信任,以至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分毫。但万万没想到,那冷血的性格原来是他深藏着的天性吗?

“怎么了,习惯撒谎的大和,不应该最懂这个道理吗?”
壮五娇嗔着俯身轻轻咬了咬大和的锁骨,这刺激宛如电流通过一般,让大和浑身一震,口中下意识零落出了呻吟。
满意的看着身下人的反应,壮五继续说道,
“虽然我和陸くん是兄弟,但是因为他的能力,从小我就是不被母亲重视的那个。”
“无论怎么努力,即使考上了顶尖的大学进入了医学院,母亲的眼里却一直只有弟弟。”

衬衫纽扣已被完全解开,裸露的上半身暴露在壮五眼前,强烈的羞耻感让大和目眩。
“所以当大和さん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和你走。”

手指一路游移着来到了大和的小腹,轻抚着腹肌的线条。
因为这黏腻而执拗的爱抚,身体的热度从胸口传递到了下半身,大和想要逃开这快感,然而却动弹不得。

“第一次拿起注射器处刑目标的时候,大和さん你抱起颤抖的我,摸着我的头,对我说‘ソウ,干得好’”
“大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价值,和被人需要的感觉”
“——所以你还不明白吗?”
大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用力撕开大和侧边的衣袖,壮五有些迷醉地轻轻抚摸着裸露的肱二头肌。
“这次的任务是毁掉爱七署,如果成功的话总部一定会再次升任大和さん,然而我因为和陸くん的兄弟关系必然会被总部顾虑吧。”
“如果不巧被调去其他组织的话,就要离开大和さん身边了。”
壮五的脸贴着大和的手臂轻轻蹭着,仿佛温顺的小动物一般。
“不能永远属于大和さん的话,不如干脆——”

“让大和さん永远属于我”

壮五起身拿起了注射器,另一只手像安慰孩子一样揉乱大和的头发。
“ソウ,住手,你误会了什么,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要努力起身的大和却再次被壮五牢牢压在桌上。
无视大和的解释,壮五轻轻的推了一下注射器,紫色的药水顺着针管流了下来。

“等下,ソウ,这药是……”
大和刚想抢过注射器,自己的手却被壮五用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压在了头顶。
“对呢,大和さん你还不知道这药吧。这不是我们之前处刑用的毒药哦,是我为了大和さん花了三天特意调配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大和さん”
壮五歪了下头露出了孩子气的微笑,那渴望夸奖的神情仿佛就和5年前初遇时一样。
大和心口一阵刺痛。

“不过放心,注射了之后一点都不痛的呢。硬要说有什么副作用的话——”
壮五收起了笑容。
“只是,会有点上瘾而已……”
视线里天使面容的男子瞬间露出了魔鬼一般的神情。
“今后,大概没有我的药就会活不下去吧。”

针尖刺进了手臂,冰凉的药水渗入血管,和身体因为爱抚而腾起的热度胶着缠绕。
身上的人凑近耳边轻声地呢喃。
“这样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呢”

一起坠入另一轮无尽的黑暗吧——

昏黄的灯光,妖艳的笑容,周身的燥热,甘美的诱惑。
因为药物而逐渐失去对焦的视线……

大和只记得最后一点记忆丧失之前,
壮五的唇覆上了自己的唇,
无尽贪婪的深吻。

眼前晃动的紫色瞳眸——
宛如枷锁一般。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