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酒とタバスコ

IDOLiSH7/逢坂壮五/有大壮(25)粮可以吃下三碗饭/偶尔化身“二阶堂大和为什么这么苏bot”

【idolish7】【25】家族になろうよ(2・完)

前文:(1)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lofter上的小伙伴们新年快乐!新一年的愿望是能够继续为没啥人的冷西皮添砖加瓦www,希望今后三部以及后续展开会有更多的糖,也有更多人能够知道25的好(比哈特)



回程的车内,弥漫着不自然的沉默。

大和瞥了一眼副驾驶座的壮五。

不知何时他摇下了车窗,正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景。

晚风轻轻拂过他银白的发丝,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侧脸似乎沾染着些许落寞。

 

车停在了红灯前。

“啊”的一声,邻座传来小小的惊呼。

“怎么了吗?”

“没,没什么……”壮五慌忙转过了视线。

并没有理会这拙劣的掩饰,大和望向另一侧的车窗外——

街角小小的神社门口人头攒动,火红的灯笼和林立的屋台,似乎是在举办夏日祭。

已经晚夏时节,没想到竟然还有地方在办夏日祭。

“想去吗?”大和看了眼时间,“应该还早”

“可以吗?”壮五透露出些许期待和不安的眼神。

“当然可以啦,都说好了今天要奉陪到底的。”

或许是为了打破车内落寞的空气,或许是因为刚才超市的一幕而感到内疚,大和装作若无其事的露出微笑。

“不过先说好,お兄さん今天很累,就陪你逛逛,需要做大动作的项目我就pass了”

“恩!我一定不会给大和さん添麻烦的!”

看着表情略微晴朗起来的壮五,大和松了口气,像安慰孩子一样,轻轻拍了下壮五的脑袋。

 “好嘞,那就走吧!”

 

 

“啊……果然,这种场合和我一起逛,也没什么意思吧……”

和大和并排走在夏日祭的小径上,突然莫名有些泄气的壮五轻声说到。

“你在道什么歉呢,お兄さん也是很久没来夏日祭了,久违的感受下这气氛嘛”

大和故作轻松的语调。

“据说今天也是这片地区最后一次夏日祭了吧,就当夏天最后再放纵下也行……看看这些屋台摊位,棉花糖,炒面,刨冰,还真是定番项目呢”

正说着,忽然远处传来了欢呼声。

两人循声望去。

“噢,那里有捞金鱼呢!”

“捞金鱼是?”壮五露出困惑的眼神。

“喂喂不是吧?天下的FSC贵公子,以前过的是什么生活啊,你不会连捞金鱼都没见过吧?!”

大和一脸问号,用看珍稀生物般的眼神打量起了壮五。

“抱歉,一直听说过,但是从来,没见过……”

壮五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语气细若游丝。

虽然不知道壮五在沮丧些什么,但是这样子却莫名有点可爱。大和忍不住嘴角上扬。

“真拿你没办法,难得来了那お兄さん陪你去看一眼吧——”

不由分说一把拉起壮五,钻进了人群中。

 

捞金鱼的摊位前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大和拉着壮五避开了人群拥挤处走到了摊位的角落。

一个看着7、8岁的小男孩正拿着小小的鱼网屏息凝视着水面。

下个瞬间他将鱼网浸入水中,灵活地抄起了一条红色的金鱼。

可眼看大功告成时,鱼网没经住鱼的跳动破了一个洞,金鱼一下落回了水盆里。

 “小朋友啊,太可惜了,就差一点。还要再追加一次吗?”看摊位的老爷爷上前问到。

“要!我一定要捞到这条!”男孩站起来拍了拍裤脚。

“啊,不过我钱不够了,爷爷您等等我去问妈妈要些零钱来!”说话间一溜烟的跑走了。

“看来没那么容易啊……”壮五看了看男孩刚才用过的鱼网,“感觉网很薄,鱼动一下就会破”

“ソウ要试下吗?”

“可,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啊,难得来了就试一下吧?老板,麻烦来一次”

大和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百元硬币丢给了老板。

“好嘞!”老板接过硬币,递给大和一枚鱼网和接鱼用的小碗。

接过道具准备递给壮五时,壮五却摇了摇头。

“要不大和さん先示范下给我看下可以吗?”

“诶,不要啦!刚说好お兄さん什么项目都不参加的呢?”

“可是,我一上来就捞肯定会把网搞破的,这样什么都没捞到,大和さん的心意就浪费了"

壮五沮丧地看看鱼池又看看小男孩刚才用破了摆在一边的鱼网。

“至少大和さん你先捞一条吧,麻烦你了……”

“唉,拿你这个死脑筋没办法……好吧,那お兄さん只表演一次,你看好了”

捞个金鱼还如此凝重,真的是ソウ的作风。大和苦笑着蹲下,拿好道具摆开姿势,凝视水面。

不一会儿,一条红白相间的金鱼轻轻滑入了碗里,鱼网完好无损。

“好厉害!”壮五忍不住鼓起了掌。

“嘛,也没有多难,找好角度就行了”大和站起来递过了道具。

 

 “是这个角度吗?”

开始了各种摸索的壮五,时不时不安地回头征求大和的意见。

“恩……不对不对,还是有点斜。ソウ你太紧张了,放松点就好”

然而姿势紧绷的壮五似乎总也找不准鱼网下水的时机。

看着眼前人如此的犹豫不决,大和有些着急地蹲了下来凑了过去,忍不住从后面一把抓住壮五的手,开始手把手的教学。

“应该是这样——”

大和突然接近的举动让壮五吓了一跳。

“等,等下……大和さん,那个,我,我知道了——“

慌乱地向前倾斜身体,试图挣脱开自己的壮五,让大和也意识到了眼前的状况。

“太,太近了……”

壮五满脸通红表示抗议。

大和慌忙松开紧握的手,默默别到身后,假装没事一般顺势站了起来。

“咳……那什么,总,总之,你加油……”

抹了把头上的细汗,大和庆幸还好眼前人的注意力回到了鱼池,才没暴露自己脸上也升腾起的红晕。

 

几分钟后,大和提着小小的水袋和壮五走回了夏日祭的主干道。

“没想到ソウ你这么冷静的人,捞起金鱼来也挺狠的。没见过这么凶残的把网搞破还能靠边上那么一点纸捞到鱼的,お兄さん眼镜都要惊掉了”

“诶,很奇怪吗?我一直以为大家都会这样?大和さん不也是这么捞起来的吗?”壮五不解地歪了歪头。

“不不不,ソウ你比较厉害,真的……鱼没有吓死也是万幸。赶紧拿好别一会鱼都吓跑了……”

大和坏笑着提起了手里小小的塑料袋在壮五面前晃了晃,两条小金鱼悠然地在其中游动着。

 “大和さん你就笑话我吧——”

壮五悻悻接过了袋子。

 

“——不是都说了只捞1次,捞不到就算了吗?”

 “妈妈讨厌你!!”

“好了好了,你也少说孩子两句……”

路边站着的一家三口似乎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引得行人纷纷侧目。只见扯着母亲袖口的小男孩眼里闪着泪光。

“——你闭嘴,你管过孩子什么了,总是老晚不回家也不告诉我去哪儿,你有什么资格过问!?你说说我们这样还像一家人吗?”

男孩的母亲突然语气激烈,指着自己的丈夫责备起来。

“喂,我这不是抽出宝贵的休假陪你们出来逛了,少说两句不行吗?”

“呜呜……不要吵了……”

看见父母为了自己争执,男孩瞬间哭了起来。

“我不捞了,不捞了……”

 

“啊,这是刚才那个捞金鱼的孩子”看到男孩的一瞬间,壮五停下了脚步。

大和叹了口气。

“喂,ソウ,别人家的家务事就不要多过问了吧?”

然而壮五并没有理会大和,默默地走上前去弯下腰,把装金鱼的水袋递到了男孩面前。

“那个,这是我们刚才捞的,因为住集体宿舍也不方便养,如果不介意的话送给你养好吗?”

男孩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了眼壮五又看了眼自己母亲。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

看见壮五的一瞬间,男孩的母亲礼貌性地舒缓了语气,“再说他也是随口说说的,不是真的想要——”

“我,我其实是想……”听了母亲的说辞男孩急得解释了起来,

“——是想捞两条金鱼送给爸爸妈妈……希望你们……能不再天天吵架了……”

男孩意外的发言让母亲一时语塞,尴尬地看了眼自己的丈夫。

 

 壮五微笑着再次递过了水袋。

“你真的很有孝心呢,连我都没办法做到这样,那就别客气快收下吧!”

男孩迟疑着接过了水袋。

“那快和人家大哥哥道谢啊,快……“男孩的母亲轻轻拍了拍男孩脑袋。

“谢谢您啊,孩子不太懂事,给您添麻烦了……”

“谢谢你,大哥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们的”

“没事的”

壮五直起身,目送着一家三口消失在人群之中。

 

 

“大和さん,久等了”

跑回路边,一直等着壮五的大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

“啊,好累……”

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大和沉默着走向了夏日祭会场的另一头。

“大和さん,你这是去哪?车不是停在这里的!”

快步跟上大和的壮五有些不知所措。

 

“啊,没事,大概是刚才捞金鱼捞得太努力,以至于我现在都有些累了……要不就休息下,你看那里有个公园,可以坐一会儿”

“可是大家还等着回去一起吃晚饭呢……”壮五不解地嘟囔着,“而且你不是只捞了一下吗……?”

“有什么关系,休息下嘛……”

大和径直走向了公园的长椅。

于是无奈的壮五也只好走了过去,默默地坐在了他身边。

 

“其实很开心呢……”

沉默了片刻,大和突然说道。

这唐突的感叹让壮五愣了一下。

“……啊,是说夏日祭吗?”

“恩,不如说是夏日祭的回忆……”

摸不清大和的想法,壮五小心地接过话头。

“看大和さん捞金鱼如此熟练,看来以前也经常来玩吧?”

“嘛,算是吧,那时候常常会和家人一起来——”

“那真的好羡慕啊。我家从来就没有带我来过这种夏日祭。家里人总说这种场合都是胡闹,浪费时间…”

看着流露出艳羡眼神的壮五,大和叹了口气。

“怎么说呢,童年那几次夏日祭在我心中确实是不错的回忆——”

“虽然,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回忆了……所以没什么好羡慕的。”

大和苦笑了下。

“不过这么想来,我也算曾经幸福过呢……”

过去式的自言自语,让空气瞬间陷入了沉默。

壮五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低下头,看着晚风吹起地上的沙粒。

 

出乎意料的是,大和自己主动打破了这略显漫长的沉默。

“ソウ,不想知道吗,为什么我以前从来不提起自己家人的事。”

壮五吃惊地抬起头。

“虽,虽然有点在意……但是,大和さん不想说的话,我也并不打算主动问……”

生怕触到那看不清的雷区,壮五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因为我也是和家人有着复杂过去的人——所以,大概能明白这种心情吧……”

 

听完壮五的话,大和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那侧脸的表情流露出些许寂寞或者伤感,亦或是还有些其他什么情感。

壮五看不透,只觉得今天的大和,有些陌生,有些心疼。

让人看着无法放着不管。

 

“——也许,大和さん还有无法完全信任我的地方吧……”

壮五轻轻点了点头,强行挤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更加努力,等到大和さん愿意说的那一天为止……”

 

“ソウ,我不是不信任你”

看着为了自己而强颜欢笑的壮五,大和长久以来压抑的自我厌恶感,忽然都涌上心头。

“只是……我是个特别差劲的人……”

“如果现在和你说了实话,也许你心目中的お兄さん形象就会崩塌吧。因为我是个如此自私的人,我甚至拒绝你们触碰到哪怕一点点我的内心深处——”

 

“所以,这样的我,没有资格,成为你们的家人”

 

“等下,大和さん,不是的——”

壮五想要反驳什么,却被大和用更大的声音盖过。

“家人意味着坦诚相待,意味着着无条件的关爱,而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这样做……”

“所以,不要对我这么温柔.....也许哪天你们会突然发现,我背叛了你们也说不定” 

“怎么样,这样烂透了的お兄さん,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

大和苦笑着,用戏谑而自虐的口吻,强行结束了这冲动的对话。


然而,冲动的代价是无尽的懊悔,今天的大和,已是第二次体会到这点。

——啊啊,说出来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

为什么面对ソウ,自己总是找不到平时从容的步调,明明一个简单的玩笑就能敷衍过去,为什么对他却说了这么多。

他一定很吃惊吧,一定觉得我很可怕吧……

——我这个傻瓜到底在干什么……

 

——好想逃走……

 

这么想着,大和故作镇定地抬了抬镜框,假装没事似地准备站起身。

但下个瞬间,他的右手被温热的双手抓过,力气如此之大,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便一下坐了回去。

 

眼前是从来没见过的,壮五认真而坚定的神情。

“大和さん,不是的,你一点也不了解你自己!!!”

 耳中是从来没听过的激动的声音。

“不要再菲薄自己了,真的——”

 

壮五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在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地方,注视着自己。 

“这么说着自己很差劲的大和さん,其实,比谁都在乎着i7的大家不是吗!”

 

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懵了,大和再也装不出平日游刃有余的样子,只得支吾着回答。

“ソウ,你,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壮五拼命地摇头。

“没有,我相信大和さん!因为自己无数次迷茫踌躇的时候,是大和さん总在不经意间给我指点,让我依靠。对其他年下的成员也好,总是默默的关心和照顾,这些怎么会有假?”

“——虽然无法分担大和さん背负的过去,只能看着这样的大和さん自己却无能为力,甚至经常因为无法了解大和さん的内心所想而感觉有些寂寞……”

“但是,包括这份寂寞在内,我都会全部接受,因为大和さん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成员,队长,还有——”

 

“家人”

 

换作是平时,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却在那一瞬间脱口而出。

壮五自己都觉得惊讶,一向沉稳平静的自己,会因为大和而变的这么热血激昂。

 

晚夏时节,公园内还残留着些许白天时的热气没有消散,壮五脸颊微红,紧握着大和的手。


大和忽然觉得,周身时间的流逝在那一刻停顿了一下,然后猛地恢复了原样。

只是自己心中那坚硬而固执的东西,似乎被戳碎了一个小角,露出了一点罅隙。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带着一丝无奈地,大和用左手挠了挠自己的头。

“嘛,随你怎么想吧,お兄さん可真的没你脑内想的这么伟岸高尚唉……”

转开头避开那依旧灼热的视线,大和假装皱起眉头。

“还有那个,ソウ,我手被你握得有点痛了……能行行好放开一下吗?”

 

“诶!?”

壮五慌忙放开了大和的手,这下他微红的脸似乎更红了。

“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非常抱歉————!”

在壮五几乎要土下座的时候,大和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啦现在没事啦!从没看见过这么热血的ソウ,我都吓了一跳。怎么了?平时不灌酒就不肯当着我的面夸我的,怎么就想起来突然开始对お兄さん进行热烈的告白呢?”

“诶,告…?不,不是的……”

壮五红着脸忙摆手解释道,

“那,那个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说明大和さん是个很好的队长和伙伴,就忍不住语气急了一点。因为对于离家出走的我而言,i7就仿佛家族一样,環くん他们感觉像年下的弟弟们一样,大和さん三月さん就是靠谱的哥哥们……”

“那你自己呢?

“诶?”

“你在里面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应该是中间的哥哥?”

“喂,不是妈妈吗?”

“为,为什么大和桑又开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壮五的脸更红了,有些着急地抗议着。

“因为怎么看ソウ都是年下他们的老妈嘛”

在戏弄壮五中逐渐找回了平时自己的步调,大和开始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今天难得表情丰富的壮五。

“那大和也经常给環くん零花钱买布丁,还给一織くん他们做便当,难道是他们的老爸吗?”

带着小小报复心,壮五不假思索地反驳了一句。

然而话说出口的瞬间,壮五就后悔了。

大和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

 

“原来如此,在ソウ看来,我们——”

 

“…………啊啊啊,我,我错了,我投降,别,别再说下去了…”

仿佛能听到壮五脸变通红的音效一般,大和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抱歉,玩笑开太过了”

说着伸手故意把低头沮丧的壮五头发轻轻揉乱。 

“今天真的谢谢你,ソウ”

 


背对着夕阳,逆光让大和的表情不甚明了。

但壮五错觉,这表情比刚来时少了些许寂寞,多了些其他什么。

“那么回去吧,大家应该都在等着我们呢”

大和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这样一个平凡的夏末的傍晚,最后一丝晚霞照在彼此肩头。

并没有白昼的燥热,晚风还夹杂着丝丝凉意,两个人脸上却都泛着红晕。

而远处夏日祭的噪杂,大概还要再持续一会儿吧。

 

 

回程的车里,当车子再次遇到了红灯停下时,大和终于忍不住问了自己一直在意的那个问题。

“所以,ソウ是会给每个晚归的成员都留饭吗?”

“嗯,如果能确定回来吃晚饭的话一般都会……”

“不过那份蛋包饭,不太像是顺便做的或者是剩饭啊?”大和不甘心地追问到。

“啊……”

仿佛被看穿一样,壮五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到,

“……其、其实是因为上次给陸くん做蛋包饭便当的时候,大和さん在旁边说了句好嫉妒啊,也想吃。所以,昨天晚上卯足了劲儿做了一份,特意……留在冰箱……”

“原来如此”

大和仿佛得到了自己期望的答案,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放过壮五。

“ソウ,既然你这么喜欢做蛋包饭,那我后半辈子的蛋包饭就承包给你算了!”

 

“嗯!”壮五微笑地点头回应。

而下一秒他看到邻座已然笑得不能自已的大和,才突然醒悟……

“诶——??”

绿灯亮起,大和笑着发动起了车子。

“一言为定哦?”

这之后的归途,壮五都只能摇下车窗,努力让晚风吹凉自己再次发烫的脸颊。

 

 好在回家的路途,足够让人平复躁动的心情。

“我们回来了~”

拎着大包小包的生活必需品,两人终于回到了熟悉又安心的宿舍。

“欢迎回家,辛苦了!……喂,おっさん你怎么回事,这么久不回来我以为你把壮五拐跑了呢……”

正收拾着餐桌的三月放下了手头的餐盘,迎了出来。

“怎么可能……”

大和一边换着鞋子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您所见,两个胳膊两条腿,完璧归赵……”

“三月さん辛苦了,我没事的!”

壮五慌忙在大和身后探出脑袋和三月打了个招呼。

正说着,周末外出补习的高中生组也在此时回到了宿舍。

“哦,ヤマさん和そーちゃん,你们也才刚从外面回来?”

脱下鞋子随手扔进鞋架的环,直勾勾地盯着大和另一只手拎着的袋子。

“国王布丁!!而且是一打!ヤマさん最棒啊啊啊!我爱你!”

说着环从大和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大和,伸手就要去拿布丁。

“タマ,等,你等下,我鞋,还,还没换好……”

“四葉さん,麻烦你快点,换好鞋了能不能别挡在别人面前碍事……”

一织叹了口气,上前强行扯开了快要把大和压倒的环,“不要乱添麻烦!”

一顿说服教育之后,提着环后衣领的一织有些抱歉的对着大和壮五点了点头。

“——真的辛苦你们了!”

礼貌的高中生还不忘顺便拎起了放在地上没来得及搬运的一袋食材,径直走向了餐厅。

“兄さん,需要我搭把手吗?”

“哦!いおり回来了!赶紧的!帮我一起摆盘呀~”三月一手搭着一织的肩膀,笑着走回餐厅。

而被一织拽着向前走的环也并没有忘记大和手里的布丁。

“ヤマさん,晚饭后记得把布丁送到我房间,拜托了!!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吵闹的宿舍玄关渐渐恢复了安静,大和松了口气。

眼前,现在,周身包围着这理所当然的安心感——

如此惬意。

瞥了眼身旁,壮五只是静静地微笑,目送着三月一行走远,一言不发。

 

——或许,真的和他说的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变成了自己的家。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有了堵上一切想要保护的他们。

 

即使恐惧自己会再次失去,即使害怕自己会因为逃避而一无所有……

却不得不承认,这里是自己现在最想要依靠的地方,他们是自己最想保护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成为……

 

脑内的愿望一闪而过,回过神来,发现壮五正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似有无言的默契一般。

壮五对自己轻轻一鞠躬。

“从今天起,还请多关照” 

 

 

“——我也是,请多关照”

 

==========================


后记:

脑子里有很多梗,最后文字化了这段因为想写个有夏末气氛的25约会场景(然后如大家所见拖到了冬天....),再加上突然听到了福山雅治叔的那首同名结婚歌被有一句词虐到了。

 

无论多么深信对方

都会有无法理解对方的时候

要伴随这种无法理解的孤独相守一生

其实这就是爱吧

 

所以真正作为家人的爱,是即使对方某些内心深处的想法无法知晓,仍然会无条件的去包容和接受。

因为曾经失去过幸福而害怕获得眼前幸福,总是踟蹰不前的大和,

因为从来没得到过幸福所以面对眼前幸福,总想竭尽全力维系住的壮五。

他们之前所经历的家族关系,被riku形容为“藏起来不去喝的苦药”(出自riku警察rc)

都是难以描述的黑暗过去造成的心灵伤痛,所以壮五在看到面对幸福踟蹰不前的人时会想要推一把,因为那是自己所向往的。而曾拥有却失去过的大和,会比别人更害怕去接受和面对再次获得的幸福吧。


在我的理解,只有壮五能够明白这样的大和,下意识的希望他能接受这份幸福,并想努力和他维系住这份关系。

就如各种rabicha里说的那样,他们是十分相似而却不相似的两个人,在面对眼前暂时的幸福时,虽然想法和行动各不相同,却心照不宣地彼此包容对方,摸索着互舔伤口。

 

唉,大壮这么好,可我的文字也许都传达不出这些好的万分之一。

但是割完了这块腿肉,我还想再割(←

特别想写一篇飙车型ヴィラン大壮啊啊啊可是我不会开车QAQ

 

总之,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2)

热度(21)